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研究生之家 -> 语文教育史
发掘经典 阅读经典 超越经典
2018-07-31 15:42:51 来源: 作者: 【 】 浏览:56

发掘经典  阅读经典  超越经典

----写在《百年语文教育经典名著》出版之际

徐林祥

 

我自1993年调入扬州大学担任语文教育家顾黄初先生的助手后,即开始留意搜集1904年《奏定学堂章程》颁布以来的语文教育论著。20世纪中国语文教育研究可以1949年为界,分为前后两个时期。这两个时期都有许多研究论文、著作。顾黄初先生和李杏保先生曾主编过《二十世纪前期中国语文教育论集》(四川教育出版社1991年版)和《二十世纪后期中国语文教育论集》(四川教育出版社2000年版),分别收录了20世纪前后期重要的有代表性的论文。然而,直至2014年底,除梁启超著《中学以上作文教学法》、叶圣陶、朱自清合著《精读指导举隅》《略读指导举隅》等少数经典名著重印再版外,尚未见20世纪语文教育经典名著大规模整理结集出版。2015年春,上海教育出版社李光卫先生、易英华女士专程来扬州与我商谈整理出版20世纪语文教育经典名著事宜。历时近三年,现在,《百年语文教育经典名著》15卷终于全部问世了。

图书以“百年语文教育经典名著”命名。“百年”取中国现代语文独立设科百年之意。其内容均与“语文教育”相关。我们从已见20世纪中国大陆出版的近500种语文教育研究著作(不含各级各类学校国文、国语、语文教科书及教学辅导用书)中,兼顾原著出版时间、论述内容、重要程度、篇幅长短,精选各历史时期有代表性的“经典名著”36本(其中吴研因、舒新城所著两种原书合为一本,共37种),分15卷编辑出版。由于20世纪前期出版的著作印数少、年代久,已很难寻觅,此次出版多少带有抢救文化遗产性质,故选入较多。由于20世纪后期出版的著作,多为1980年以后出版,且约一半为各级各类师范院校教学用书,内容大同小异,故仅选了5部著作。

我们在前期出版的著作中依据年代与内容梳理出在语文教育原理、语文教材、识字写字教学、阅读教学、写作教学、听话说话教学等方面研究最具权威性的著作。如:姚铭恩著《小学校国文教授之研究》、张士一著《小学“国语话”教学法》、徐子长编《小学作文教学法》、沈百英编《小学说话科教材和教法》、朱智贤编著《小学写字教学法》等晚清、民国时期小学国文、国语教学研究著作;陈望道著《作文法讲义》、黎锦熙著《新著国语教学法》、夏丏尊、刘薰宇合著《文章作法》、王森然编《中学国文教学概要》、阮真著《中学国文教学法》、袁哲编著《国语读法教学原论》、蒋伯潜著《中学国文教学法》、于在春著《集体习作实践记》等民国时期中学和师范国文、国语教学研究著作。同时,又在前后期出版的著作中挑选了最能代表这两个时期语文教育研究特色的标志性成果。如:叶圣陶、朱自清合著《精读指导举隅》《略读指导举隅》、艾伟著《阅读心理·国语问题》《阅读心理·汉字问题》、张志公著《传统语文教育教材论----暨蒙学书目和书影》、于漪著《语文教学谈艺录》等。

同一作者有多部作品时,选取其中更为成熟或更能代表某一时期研究特色的作品。比如:阮真先后出版有《中学国文校外阅读研究》《中学作文教学研究》《中学国文各学程教学研究》《中学国文教学法》《中学读文教学研究》等著作,本书仅选取其中《中学国文各学程教学研究》《中学国文教学法》两部。同一时代有多部同一类型作品时,选取其中内容更具代表性的作品。比如:1980至1999年间出版的语文教学法、语文教材教法、语文教学论、语文教育学教材近150种,本书仅收朱绍禹著《中学语文教育概说》和阎立钦主编《语文教育学引论》。前者为“文革”后较早出版的一部语文教学法著作,曾作为高等师范院校教材广为使用,反映了当时语文教育界对语文教学的认识,上承建国前的语文教学论著,下启改革开放后的语文教学研究,具有特定的历史地位。后者为中国教育学会语文教学法专业委员会于上世纪90年代中期组织编写的高等师范院校教材,代表了上世纪90年代语文教育学科研究的最高水平,在高师语文学科教材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

为使读者对各卷所收著作的背景、内容和价值有所了解,各卷均由分卷主编撰写了与该卷所收著作相关的导读。为方便读者阅读,凡原著为繁体字者一律改用简体字,凡原著竖排者一律改为横排,凡原著未加标点符号者一律增加标点符号,且全部15卷均增加了必要的注释。注释系分卷主编根据原著正文所作,有相关背景的介绍、名词术语的解释、原文明显谬误处的更正,以及其他必须的说明。

值得一提的是,本书的编辑出版,得到了张士一、吴研因、陈望道、蒋伯潜、叶圣陶、张震南、阮真、沈百英、朱自清、袁哲、朱智贤、张志公、朱绍禹、顾黄初等已故作者亲属的大力支持;得到了于漪、欧阳代娜、钱梦龙、章熊、阎立钦、倪文锦等健在作者的鼎力相助,于漪老师审阅了所收论著的导读,欧阳代娜老师专为所收论著撰写了《一点说明》,正在国外的阎立钦老师特地委托所收论著作者之一周玉荣老师拟定了版权授权书(由于种种原因,尚有部分作者或作者亲属未能联系上,但愿这些作者或作者亲属能见到本书,并与上海教育出版社取得联系)。本书的编辑出版,还得到了来自上海、北京、江苏、山东、安徽、江西、四川等地高校的分卷主编的大力支持。上海教育出版社王耀东、何勇、李光卫、易英华、范守纲等老师以及全体责任编辑都付出了辛勤劳动。作为本书主编,借这个机会,谨表示衷心的感谢。

有人问:为什么要如此大规模整理出版《百年语文教育经典名著》?我想,这个问题可从以下三个方面来回答。

首先,经典的价值在于经典承载历史。中国语文独立设科始于1904年1月颁布的《奏定学堂章程》,其时课程名称为“中国文字”“中国文学”,此后又有“国文”“国语”等名称,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统一更名为“语文”。100多年来,许多教育家、文学家、语言学家等从事中国语文的教学与研究,撰写了很多论文和专著。这些论著记录着百年中国语文教育发展的历史轨迹,其中不乏真知灼见,但许多作品由于年代久远、发行量少等原因,大多已不为人所知,有些可能会永远被后人遗忘。百年语文教育经典名著,特别是晚清和民国时期的语文教育专著,作为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的一部分,亟待抢救。发现经典、挖掘经典、整理经典、保存经典,是我们这一代语文人的历史责任。《百年语文教育经典名著》所收37种著作,三分之二以上为首次重新出版。《百年语文教育经典名著》所要做的就是梳理前辈学者的著作,抢救百年语文的遗产,重印出版并使之发扬光大。

其次,经典的价值在于经典指导现实。经典除了保存历史文献,使今人了解前辈学者所作的探索,了解百年语文嬗变的历程之外,更为重要的是以史为鉴,研读前辈学者揭示了语文教育本质、规律、内容、方法、特点的论述,更好地把握语文教育的发展路向,少走弯路,不走弯路,推进当今语文教育的改革和发展。进入21世纪以后,我国推进新一轮课程改革,2001年和2003年先后颁布了《全日制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实验稿)》和《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实验)》。新课程提出三维目标,注重情感态度价值观教育,取得了很大成绩,但也存在淡化了语文知识教学与语文能力训练的问题。此后的《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2011年版)》注重语言文字运用能力的培养,事实上带有纠偏的性质。其实,今天争论的许多问题,前辈学者如夏丏尊、叶圣陶、朱自清等就有过讨论,并给出过正确的或可供今人参考的答案,只不过后人没有读过前人的著作,不知前人有过哪些精辟的论述罢了。正如吕叔湘先生为《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作的“序”中所说:“按说这本集子里边的文章大部分是解放以前写的,为什么现在还没有过时呢?这是因为现在有很多问题表面上是新问题,骨子里还是老问题,所以这些文章绝大部分仍然富有现实意义。”值得庆幸的是,《百年语文教育经典名著》收录了许多前辈学者关于语文学科教与学的研究成果,其中有经验总结,也有科学实验,对当下教师的教与学生的学,或多或少都是有指导意义的。《百年语文教育经典名著》的出版,为广大语文教育工作者重温经典、细读经典、品评经典、借鉴经典,提供了方便。

比如:何谓“语文教育”?对这一语文教育界反复讨论的问题,阎立钦主编的《语文教育学引论》(见《百年语文教育经典名著》第14卷)即已明确指出:“我们所说的语文教育,就是指作为中华民族通用语的汉语文教育。”再比如:学生主体问题,蒋伯潜1941年在《中学国文教学法》(见《百年语文教育经典名著》第7卷)中即指出:“‘教学’和‘教授’不同。教授完全以教师为中心,学生只处于被动的地位,只须‘受教’,不必‘自学’;教学则以学生为中心,不但须使学生有自学的机会,而且须加以督促、辅导和鼓励;就是教师方面的‘教’,也得顾到学生的需要、能力和兴趣。此在各种学科,莫不皆然;而以国文一科为尤甚。”又比如:我们今天倡导“读整本的书”,对于如何“读整本的书”,叶圣陶、朱自清1943年出版的《略读指导举隅》(见《百年语文教育经典名著》第9卷)就已做了很好的示范。

2017年9月24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化教育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要求:“要注重培养支撑终身发展、适应时代要求的关键能力。在培养学生基础知识和基本技能的过程中,强化学生关键能力培养。”具体到语文学科,有哪些关键能力,语文能力训练又包括哪些内容?《<九年义务教育全日制初级中学语文教学大纲(试用)>能力训练内容指要》(见《百年语文教育经典名著》第13卷)就已经梳理了“简洁易懂,切实可行的,具有符合世界母语教育客观规律的科学性,又富有中国语言文字优秀传统的民族特色;为全国的中学语文教学,对学生进行语文能力培养训练,提供了可遵循的、具体的教学途径”(欧阳代娜语)的能力训练内容。

再次,经典的价值在于经典启迪未来。一本书之所以被称为“百年语文教育经典名著”,可能有这样或那样的原因:或者是某个方面的开山之作,或者是某个时期的代表之作,或者是它的历史影响巨大,或者是它的内容历久弥新,等等。虽然有些前辈学者的著作,书中的一些内容经过时代的淘洗,用今人的眼光看来已经是过时的甚至可能是错误的,但今天的人为什么仍然需要读它?除了经典承载历史、指导现实之外,还因为经典为我们走向未来提供了经过时代淘洗积淀形成的思想资源,与经典对话,可以拓宽我们的思路,激活我们的思维,启迪我们的创造,使得我们可以站在前辈学者的肩上“接着讲”,进而书写属于我们自己时代的新作品、生成属于我们自己时代的新经典。因此,我们既要尊重前辈学者的典范性、权威性著作,又不迷信与盲从,而是开动自己的脑筋,结合当下的情境,做出自己的思考和实践,对话经典、反思经典、完善经典、升华经典。

回顾百年语文教育研究的历程,我们以为,中国语文教育应当走民族化、科学化、现代化相结合的道路。所谓语文教育民族化,就是要认定教学中华民族通用语言文字的性质。所谓语文教育科学化,就是要遵循中华民族通用语言文字教学的规律。所谓语文教育现代化,就是要适应未来社会对国民语文素养的需求。语文教育走民族化、科学化、现代化相结合的道路,就要在语文教学中体现语文课程的民族性、工具性与人文性统一、综合性和实践性鲜明等特点。

《百年语文教育经典名著》是20世纪语文教育经典名著首次大规模整理结集出版,相信她一定会有助于中国语文教育的研究和中国语文教育的改革和发展,一定会在21世纪中国语文教育学科建设中发挥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本文原载《语文学习》2018年第2期)

】【打印繁体】【收藏】 【关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