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教师之家 -> 初中语文课外阅读指导
在母爱的大海里——《繁星》、《春水》导读
2009-10-04 00:00:00 来源: 作者: 【 】 浏览:668

一、作者简介

冰心(19001999),原名谢婉莹,福建长乐人。她出生于一个具有爱国、维新思想的海军家庭。遭逢不幸年代的冰心却有幸生活在一个开朗、富裕、和谐的家庭,用她自己的话说,“我的童年生活是快乐的,开朗的,首先是健康的,该得的爱,我都得到了。该爱的人,我也都爱了。我的母亲、父亲、祖父、舅舅、老师以及我周围的人都帮助我的感情往正常、健康里发展。”(《童年杂忆》)。冰心于1912年考入福建女子师范学校预科。1913年迁居北京,次年入贝满女中。1918年升入协和女子大学理科班,后转入文学系。1923年从燕京大学(协和女子大学并入燕京大学)毕业,得到美国威尔斯利女子大学奖学金,遂赴美留学,专攻英国文学。1926年回国,在燕京大学、清华女子文理学院任教。抗战时期,先后到昆明、重庆,继续写作。1946年到日本东京大学(原帝国大学)任教。1951年回国,笔耕不辍,硕果累累。

冰心是“五四”爱国运动的元老,新文学运动的先驱,在中国文学发展史上作出了多方面的贡献。早在新文学运动初期,站在民主和科学的旗帜下,成为“五四”时期第一个活跃于文坛的女作家。她用敏锐的眼光,观察社会,关心国家的前途和命运,创作了一系列“问题小说”,《两个家庭》、《斯人独憔悴》、《去国》、《庄鸿的姊姊》、《最后的安息》、《超人》、《往事》等,从这些作品可以看到“五四”运动和汹涌澎湃的新思潮强烈地冲击着冰心,而冰心也以炽热的情意关切当时的现实,对封建当权势力怀着深深的不满。冰心的小说清新隽永,情节单纯,寓意深邃。她往往撷取现实生活中的一个片断,人生旅途中的一段机缘,展示错综复杂的社会的某一测面。没有离奇曲折的故事,没有金戈铁马的壮举,却富有生活的哲理和诗意。

20年代初,冰心在新思潮的影响下,思想活跃。同时她受到日本短歌和俳句,特别是泰戈尔的短诗《飞鸟集》的启迪,创作了表现零碎思想的小诗。为了收集零碎思想的火花,她随时随地将涌溢出来的思绪,用三言两语的形式写下来,先后创作了《繁星》、《春水》诗集。

在漫长的创作生涯中,冰心最喜爱的文学形式是散文。她曾经说过:“我知道我的笔力,宜散文而不宜诗。”较早的一篇《笑》,是新文学运动初期有名的用白话写成的散文。后来的《梦》、《往事(二)》、《寄小读者》、《山中杂记》,都能给读者一种近似抒情诗和风景画的美感。母爱和童贞之类的内容仍在作品中占重要地位。冰心散文文笔轻倩灵活,文字清新隽丽,感情细腻澄澈,充分发挥和吸收白话、文言的长处,显示了较高的文学修养。30年代冰心创作了《南归》和《平绥沿线旅行记》两部长篇散文,40年代特写《关于女人》。5060年代,又创作了《归来以后》、《我们把春天吵醒了》、《樱花赞》等多部散文集。新时期以来冰心又撰写了《我的故乡》、《关于男人》、《优枥杂记》、《想到就写》等系列散文,内涵坚实、丰盈,融入了作者深厚的生活阅历,具有一种清远空灵的意境,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地,创造了永葆魅力的“冰心体”散文。

冰心不仅是一位在文学创作上取得了丰硕成果的作家、诗人,而且还是一位优秀的翻译家,卓越的教育家。冰心用她的笔反映了自己所走过的漫长、曲折、丰富、宽广的人生之路,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近一个世纪的历史变迁和社会风貌。她的作品深受不同年龄、不同性别、不同层次的读者的喜爱,在国内外有着广泛而深远的影响。

 

二、作品提要

《繁星》、《春水》是冰心于“五四”初期所作的诗篇的结集。《繁星》收入诗164首,《春水》收入诗182首,都于1923年出版。因为这两个集子的开头编入的第一首诗分别是《繁星》和《春水》,所以书名就以开头的一首诗来命名。冰心把自己探索人生时的心灵上的点滴感触,用哲理的语言写成小诗,并结集出版。《繁星》和《春水》所描写的大致是个人身边的琐事、经验和感受,既有歌唱母爱、童真的,又有赞美大自然的,表现出积极、健康的思想感情。这些小诗以深邃的哲理,勉励青年,艰苦奋斗,珍惜青春,以优美的艺术想象表现出作者点滴的感兴,歌唱大海、自然的美和母爱,引起读者的共鸣和联想。当时的青年们纷纷仿效这种短小的形式,清隽淡远的诗风,“繁星体”、“春水体”风靡一时,形成了小诗流行的时代。

 

三、思想内容

“五四”以后,新诗在不断前进并走向成熟,人们的审美情趣也在不断发展、提高,胡适的白话诗,郭沫若的“女神体”,都已经失去了往日的辉煌,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沉浸在五四运动落潮后的苦闷、彷徨中,找不到出路,亟需一种短小轻便的文字形式,抒发瞬间的感触和喟叹。这时的冰心已经凭问题小说、散文创作颇爱关注和赞赏。她如同千千万万个革命青年,经历了中国社会、思想文化领域的动荡剧变。她的生活中虽然也有洪涛巨澜般的感情袭击,但更多的却是相形之下比较平静、零碎的感兴,它倏然而起,稍纵即逝,如同思想的闪电。这些不足以构成宏篇巨著,但同样是真实颇可珍惜的情感,能够显示人们刹那间内心生活变迁的轨迹。冰心正是把这些“随时随地的感想和回忆”记录下来,又受到日本俳句,特别是泰戈尔诗集《飞鸟集》的启发,把那些三言两语的小杂感加以选取、整理,就成了“冰心体”诗集《繁星》、《春水》(分别于19231月、19235月初版)。

《繁星》、《春水》共收录了小诗350余首,冰心称它是一些“零碎的思想”,但却有一条鲜明的线索加以贯穿。冰心出生在一个寓裕而又充满了爱的家庭。“她在家庭生活小范围内看到了‘爱’,而在社会生活这大范围里看见了‘憎’(茅盾《冰心论》)。”而后者是她不愿看见的,不愿加以描绘的。冰心创设了一个“理想的人世间”,“只有同情和爱恋”,“只有互助与匡扶”(《往事集·自序》)。正因为如此,对母爱、童真和对自然的歌颂,成为串联“零碎的思想”的红线,成为这两本诗集的主旋律。在诗中,母爱温馨、博大、深情。

     母亲啊!

     撇开你的忧愁,

         容我沉酣在你的怀里,

         只有你是我灵魂的安顿。

      ——《繁星》33

     母亲啊!

     天上的风雨来了,

             鸟儿躲在他的巢里;

     心中的风雨来了,

     我只躲到你的怀里。   

     ——《繁星》159

    造物者——

        倘若在永久的生命中   

            只容有一极乐的应许。

    我要至诚地求着:

   “我在母亲的怀里,

       母亲在小舟里,

    小舟在月明的大海里。”

     ——《春水》105

    从这些诗中我们可以深切地感受到诗人对母亲最炽热的赤诚的爱,诗中激荡着一种发自天性的赞颂和温馨的暖流。

    在赞美母爱的同时,冰心向人类的童年倾注了极大的热情。她向往着童心的稚拙、单纯、阴柔之美。孩子的心灵如同一张白纸,尚末加以雕琢,漫无拘束,率真自然。

    万千的天使,

          要起来歌颂小孩子;

    小孩子!

    他细小的身躯里,

           含着伟大的灵魂。

         ——《繁星》35

    婴儿,

          是伟大的诗人,

              在不完全的言语中,

              吐出最完全的诗句。

          ——《繁星》74

    冰心把这种纯清透彻的童心视为至爱,将清明无邪的童心视为最美好的境界,这与“五四”时期追求民主、合理的社会理想,与健康、纯洁的人格理想一致。

    冰心热爱大海,对大自然的美由衷赞颂。她对大海的深情,不仅由于父亲是一位海军军官,而且大海几乎伴着她度过了美好的幼年与童年时代。在《冰心全集·自序》中她详细地谈过。“我从小是个孤寂的孩子,住在芝罘东山的海边上。三四岁刚懂事的时候,整年整月所看见的,只是青郁的山,无边的海,蓝衣的水兵,灰白的军舰,所听见的,只是山风、海涛、嘹亮的口号,清晨深夜的嗽叭。……我终日在海隅山陬奔游,和水兵们做朋友……”大海在冰心的心灵深处留下了深刻的烙印,我们在——

    大海呵,

        那一颗星没有光?

        那一朵花没有香?

    那一次我的思潮里   

        没有你波涛的清响?

     ——《繁星》131

    可以倾听到大海在诗人心灵间激荡的美好回音。冰心由对大海的热爱,扩展到对大自然的爱,在她纯洁欢悦的心灵里,自然是天之骄子,那“深蓝的太空”,“闪烁着”的“繁星”,“飞溅的浪花”,“晚来的潮水”,“料峭的天风”,无不饱含温柔的情思,散发出生命的气息和诱人的芳香。诗人的“心弦”被重重敲响,引起万千思绪,为自然的美所陶醉。

    无论是对母爱、童真的赞诵,还是对大海自然的歌唱,无不体现了冰心“爱的哲学”。然而“五四”是充满怀疑和问题的时代,新一代文学青年摆脱传统观念的束缚,打开禁锢的思想,开始重新认识世界和人生的精神历程。他们的种种思索、重重精神矛盾,集中的表现为: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人生的意义究竟在哪里?因此,冰心的诗集中也不可避免有关于这些问题的“零碎的思想”。

    我愿意在离开世界之前。

            能低低告诉他说:

            “世界呵,

            我彻底的了解你了!”

                    ——《春水》79

    她满怀对新的精神生活的渴望,苦苦探寻着世界与生命之谜,在这种种探索中诗人不无对自己以“爱”来战胜“憎”的理想是否能实现产生的怀疑,这种思想上的矛盾也在诗集中表现出来:

      智慧的女儿!

          向前迎往罢,

     “烦闷”来了,

      要败坏你永久的工程。

                   ——《繁星》151

    冰心并没有因为这些困惑而空于感慨喟叹,她仍直面黑暗的社会现实,勇于反抗,对未来抱有必胜的信念。

     阳光穿进石隙里,

         和极小的刺果说:

    “借我的力量伸出头来罢,

             解放了你幽囚的自己!”

 

     树干儿穿出来了,

             坚固的盘石,

             裂成两半了。

                  --《繁星》36

这些诗句何尝不是对新生力量的鼓励和讴歌。

 

四、艺术特色

《繁星》、《春水》在艺术表现上也成为五四时期白话诗歌创作的亮丽风景,使读者为之耳目一新。

短小精悍,真实自然,在看似随意地挥写中蕴藏着人生的哲理,达到了内容与形式的和谐统一,这是冰心小诗的一大特色。

诗言志,诗的重心,在内容而不在形式,采用什么形式要看所要表达的内容,感情的需要,冰心要抒写的是“自己一切随时随地的感想和回忆”,她受日本俳歌,特别是泰戈尔的小诗的启发,用三言两语来收集和表现“零碎的思想”。集子中的诗,格式不一,短的两行,长的也仅十几行,极为短小。诗虽短,内容并不单薄、草率,而是诗人真实、自然情思地流露,正如冰心自己所说:“《繁星》、《春水》不是诗,至少是那时的我,不在立意做诗。”真情实感的表露,不在人工的斧凿,而取之于天然,同时也获得了真实的自然美,如

    父亲呵!

    出来坐在月明里,

            我要听你说你的海。

                      --《繁星》75

    小松树!

           容我伴你罢,

           山上白云深了!

                      --《春水》41

    语言直白自然,不加雕琢,在三言两语间包涵着耐人寻味的感情体验。

    这些诗歌虽短,却是浓缩了的“短”话,话短而意长,或讽刺,或讲述道理,往往鞭辟入里,有耐人咀嚼的余味,如:

    聪明人,

    抛弃你手里幻想的花罢!

    她只是虚无缥缈的,

          反分却你眼底春光。

                      --《繁星》137

    则诚挚地告诫人们要脚踏实地,丢掉幻想,勇敢面对现实,在现实中求进步,生活才充实有价值,又如:

    墙角的花!

        你孤芳自赏时,

        天地便小了。

                      --《春水》33

    是对以我为中心与利己主义者的善意告诫,鼓励他们投身于火热广阔的生活中。冰心正是将生活中的生动,形象,新鲜的感受,用短小的诗行表达出来,自然含蓄,寓于哲理,从平凡中显出独创性,也即歌德所谓“他们能够说出一些好像过去还从来没有人说过的东西”。

三言两语的诗句,寄托着点点滴滴的感想,景与情一致,情和理相融,内容形式和谐,表现人人心中所有,笔下所无的“常理”,浅显而不深奥,真实亲切,使读者产生强烈的共鸣,得到了艺术的享受。

    富有诗情画意,格调自然柔和,是冰心小诗又一特色。冰心说她当初“写这些三言两语的时候,并不是有意识在写诗。”但读过这两本诗集的人无不感到它饱含浓烈的诗情画意,有诗的语言,诗的意境,诗的情趣。如

     繁星闪烁着——

         深蓝的太空,

         何曾听得见他们对话?

     沉默中,   

     微光里,

          他们深深的互相颂赞了。

                                 ——《繁星》1

    诗人以极为精炼准确的语言,勾勒了一幅夜空的图景,深蓝的夜空中,群星闪烁,似相互对语,但又无声,岂又无声,太远了,哪能听见?而这无声的沉默是互相隔膜、不相闻问么?不,它们亮晶晶的“闪烁”正是相互的亲切问侯和友爱的颂赞。画面明丽清幽,意境优美恬静,想象丰富奇特,含意深邃显豁。无情的星晨尚能互相颂赞,那么人世间有情的人怎能不相亲相爱?这便是作者由夜空而产生的“零碎的思想,再如:

    阳光穿进石隙里,

    和极小的刺果说:

       “借我的力量伸出头来罢,

         解放了你幽囚的自己!”

    树干儿穿出来了

         坚固的盘石,

         裂成两半了。

    这首诗意境新颖,含义深刻,富有诗情,阴光象征着先进的思想、力量,盘石暗指保守的顽固势力,刺果象征受压迫者,只要有真理的指引和坚定的信念,就能产生巨大的力量,使“坚固的盘石,裂成两半”,把“幽囚的自己”从种种禁锢中解放出来。

    正因为作者不是有意写诗,因此她不讲究格律,不雕琢词藻,有韵固然好,无韵也很美,听任诗句从心中自由涌出,极其自然和谐,我们读冰心的小诗,不管是有韵或无韵的,都感到十分朴素亲切,自然流畅,清隽淡远,有着强烈的音乐感。如:

    月明之夜的梦呵!

    远呢?

    近呢?

    但我们只这般不言语,

    听—听

    这微击心弦的声!

    眼前光雾万重   

        柔波如醉呵!

        沉--沉。

                           ——《繁星》76

    文字不仅优美,而且音乐性很强,象穿涧的山泉,悦耳动听;象抒情的小曲,委婉柔和,把读者带进诗的美妙境界。

    另外,想象的丰富和联想的开阔,词句的清丽和笔力的准确,都是冰心诗歌鲜明的艺术特色。

晶莹的繁星在诗坛上闪烁着,潺潺的春水缓缓地流到了人间,在新诗发展的长河里,冰心小诗掀起了一阵巨大的波涛,形成了“小诗流行的时代”,使诗苑收获了“无数情绪的珍珠。”冰心在《冰心小说集〈遗书〉》中,谈到自己对于新诗的认识时说:“我自己的意思是如有含蓄不尽的意思,声调再婉转些,便可以叫作诗了,长短是无关系的,但我个人看法,似乎短的比长的好,容易聚精凝神的说一两句话。”《繁星》和《春水》是实践了诗人这个诗歌主张的。这些诗字里行间流荡着温婉的情韵,淡淡的哀愁,闪烁着哲理的火花。冰心也因此被称为“新文艺运动中的一位最初的,最有力的,最典型的女性诗人。”

五、片断赏析

(一)

      繁星闪烁着——

        深蓝的太空,

        何曾听得见他对语?

      沉默中   

        微光里

          他们深深的互相颂赞了。

                                          ——《繁星》1

    夏天的夜晚,深蓝高远的太空,点点闪烁的繁星,令人产生无尽的遐想。诗人面对深邃的天空,展开了丰富的想象:那些闪烁着的繁星,一定是频频对语。然而太空毕竟太高远,即使是众多星星的对语,又何曾听得见?接着诗人笔峰一转,为读者展示了另一个想象的天地:听不见繁星的对语,并非意味着她们真正的沉默,更非意味着她们之间有什么隔膜。在表面的沉默之中,繁星在浩渺无边的微光笼罩下,在深深的互相颂赞了。

    在艺术表现上,这首诗抓住夏夜星空的特点,为读者描绘了一幅繁星闪烁、太空深邃、星星互相颂赞的生动而又优美的画面,为读者提供了艺术再创造的广大空间。诗人运用拟人化手法,融情入景,赋予星星以人的动作与情感,使诗篇收到情景交融、意境深邃、饱蕴哲理的艺术效果。

    这首诗形象地体现了冰心早年“爱”的哲学,反映了她对黑暗现实的无比憎恶和对理想社会的热烈追求。在冰心的想象中,星星尚且相亲相爱,“互相颂赞”,那么,人类更应当消除隔阂、互敬互爱,这就是这首诗蕴含的哲理。但是在阶级压迫残酷、阶级斗争激烈的旧社会,人与人之间要互敬互爱,只能是诗人美好的主观愿望。

(二)

  大海呵!

      那一颗星没有光?

      那一朵花没有香?

      那一次我的思潮里     

        没有你波涛的清响?

――《繁星》131

    大海波涛汹涌、广阔无垠。当人们面对蔚蓝的大海、聆听阵阵涛声时,就会禁不住思潮翻滚,不由得惊叹大海的博大深沉。这时,人们的精神世界就会升华到一个新的境界,仿佛自己的胸怀就像大海一样博大深沉。从小在海边长大的冰心,曾经有过无数次这样的感受。在这首诗中,诗人运用呼告手法直抒热爱大海的胸臆。诗人由大海联想到星光与花香,星光使夜空熠熠生辉,鲜花馥郁的香气令人陶醉,这些都是充满诗情画意,无比美好的事物。诗人以此来衬托、强调大海对自己的巨大影响,从而抒发热爱大海的情怀。

排比、反问句式的运用,使这首诗的感情显得格外强烈、深沉。排比句使感情层层推进,最后由物及人,推向感情的高潮,而排比、反问的综合运用,更增强了感情的力度。诗人不事藻饰,在口语化的诗句中,形成了自然、朴素的风格。

(三)

 万千的天使

   要起来歌颂小孩子

 小孩子!

 他细小的身躯里

   含着伟大的灵魂。

――《繁星》35

 弱小的草呵

 骄傲些罢,

   只有你普遍的装点了世界。

――《繁星》48

   这是对童真的歌咏,以及对一切新生、初萌的事物的珍爱。冰心自己有一颗赤子之心,又非常疼爱她的同胞兄弟,还格外地喜欢任何一个小孩子。在冰心善良的心目中,儿童的绯红的笑脸,天真的笑声,甚至于走路的姿态,都像天使一样的可爱。她的《繁星》中有许多小诗歌颂“万千的天使”,儿童是最纯真的,因而也最伟大,草儿是弱小的,世界的欢容却赖它以装点。冰心小诗中这类赞美纯真童心和新生事物的篇章,正是表现了诗人的纯真、纤弱,对真、善、美的  仰和坚强的自信心和奋斗精神。

(四)

不要羡慕孩子,

  他们的知识都在后头呢,

    烦闷也已经隐隐的来了。

――《繁星》58

冰心笔下的孩子,一向是天使和天神,但在她的散文《问答词》里,竟然说出了这样一段话:“小孩似乎很完满,因为他无知无识。然而难道他便永久是无知无识?便永久是无知无识,人生又岂能满足?”冰心是多么愿意在这个世界上,只存在着温存的母爱,和天真的儿童啊。她希望所有的人,都象儿童一样地纯洁,象母亲一样的善良。如能做到这样,大概就不会再有问题和矛盾,不会再有冲突和斗争,不会再有战争和杀戮了。然而,这只能是善良的冰心的虚幻的梦想而已,社会从来就不是这样的。冰心一方面希望自己的幻想能够成为现实,另方面却又清醒地看到这种幻想难以成为现实。所以,当她在用这种办法说服别人的时候,似乎也正在努力地说服自己。她的内心,是多么的矛盾啊!

(五)

我的心呵!

你昨天告诉我,

  世界是欢乐的,

今天又告诉我,

  世界是失望的,

明天的言语,

     又是什么?

教我如何相信你!

――《繁星》132

作为一个心地善良的青年女性,她愿意这个世界上总是充满了欢乐;但是作为一个头脑清醒的知识分子,她又看了许多令自己失望的事情。正如在她的那篇小说《一个忧郁的青年》里说:“世界上的一切的问题,都是相连的。要解决个人的问题,连带着要研究家庭的各问题,社会的各问题。要解决眼前的问题,连带着要考察过去的事实,要想象将来的状况。这千千万万,纷如乱丝的念头,环绕着前前后后,如何能不烦躁?”这种失望的情绪,是当时那些有理想、肯思考的一代女性青年知识分子共同具有的心绪。在与冰心同时代的女作家的作品里,我们经常看到这种思绪的流露,不过因为她们的处境,尤其是性格的差异,而表现形式不同罢了。比如在“五四”时期登上文坛的另一位女作家庐隐的作品里,失望往往是用血泪般的控诉和热烈的呼喊倾泻出来的;而性情温柔恬静的冰心,则在这一时期的作品里,用温婉忧郁的语言,温文尔雅的态度,轻轻地,含蓄地,吐露了她的失望和不解。

(六)

     智慧的女儿!

        向前迎往罢,

     “烦闷”来了,

         要败坏你永久的工程。

――《繁星》151

    冰心觉得,如果人们都能够以诚相见,以爱相濡,社会的丑恶就会消泯,人生就会变得美好。因此,在她的作品中,就广泛地表现了一种“爱的哲学”;这虽然有些神秘,可是,她希望以“爱”来战胜“憎”的思想,却是很鲜明的。但是,诗人又怀疑自己的理想是否能实现。这种思想上的矛盾常使她感觉到烦闷。冰心这一类小诗,是诗人在对母爱、童真和自然的歌颂之外的又一种“不恒的情绪”的表现。它反映了诗人对生活的理解,它是黑暗的社会现实和新与旧的斗争中,“深谷里的小花”所发出的喟叹;她仍能勇敢地“向前迎住”这“不恒的情绪”,表现出自己的真。

(七)

      墙角的花!

      你孤芳自赏时,

             天地便小了。 

――《春水》33

    生长在墙角的花,由于得不到阳光的照耀与雨露的滋润,因而缺乏生命的活力,花朵萎黄瘦小。然而当她一旦孤芳自赏时,“小”的似乎不是自己,而是那原本十分广阔的天地。诗人吟咏的是花草,比喻的则是人事,诗篇通过对墙角小花孤芳自赏的委婉嘲讽,告诫人们应当谦虚,力戒骄傲。

    诗的哲理应当依附于形象,与形象融合在一起。这首诗运用拟人化手法赋予墙角小花似人的心理活动,创造了生动的形象。而在诗篇创造的这一形象中,又自然地蕴含了一定的哲理,从而实现了墙角小花这一感性形象的升华和深化。全篇虽只短短三句十五个字,却含蓄蕴藉,令人回味不已。

(八)

            晚霞边的孤帆,

               在不自觉里

               完成了“自然”的图画。

――《春水》42

            春何曾说话呢?

              但她那伟大潜隐的力量,

                  已这般的

                  温柔了世界了!

――《春水》43

      不施浓墨重彩,没有人为的夸张与渲染,只有用轻淡的笔墨将自然的本色美显示出来。诗人  尚自然的美学观和娴静温柔的性情,也已经表现在这短短的诗行之中了。

(九)

      婴儿,

      在他颤动的啼声中   

         有无限神秘的言语,

      从最初的灵魂里带来

         要告诉世界。

――《春水》64

     婴儿是人类的花朵,天真烂漫,纯洁可爱,作为一个热情讴歌母爱的女诗人,冰心对婴儿充满母爱。她十分珍视童心,纵情歌颂童真。她曾说:“可爱的,除了宇宙,最可爱的只是孩子。和他说话不必思索,态度不必矜持。抬起头来玩笑,低下头来弄水……总是活泼泼地,笑嘻嘻地。”在这首诗中,冰心以女性诗人特有的细腻心理,感受到在婴儿颤动的啼声中有无限神秘的言语。她要将这些从最初的灵魂里带来的无限神秘的言语告诉世界,诗篇形象地告诉人们,婴儿纯洁无邪,具有无限的生命力,因而是神圣的。

和某些入世较深,对黑暗现实了解较多的作家、诗人不同,冰心在创作中更侧重于对“爱”和“美”的追求,她在此诗中要“世界”(真实指所有成人),倾听婴儿的“语言”,希望用“童真”来感化“世界”,这固然反映了她的天真与幻想,也表明了她对人类的未来,祖国的前途充满了希望。

 


】【打印繁体】【收藏】 【关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