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教师之家 -> 高中语文课外阅读指导
神思睿智 妙言慧语――《论语》导读
2014-07-01 21:34:20 来源: 作者: 【 】 浏览:1554

一、作者简介

孔子(公元前551年-公元前479年),名丘,字仲尼,鲁国(今山东曲阜)人。春秋末期政治家、思想家、教育家,儒家学派创始人。

孔子自幼就受到文化传统、宗法传统和贵族世家的熏陶和影响,因而“十五而志于学”。17岁已懂得一些“礼”和为人处世的道理。20岁以后做过放牧管理员(乘田)和仓库管理员(委吏),并以“食无求饱、居无求安”的刻苦精神,通过勤学好问的自学道路,学会了礼、乐、射、御、书、数六项基本技能。30岁左右已通晓诗、书、礼、易、乐、春秋六经。51岁时被鲁定公任命为中都宰(中都,今山东省中都县)。52岁时升任大司寇。孔丘在政治上属于改良派人物。他对春秋时代的社会动荡不安深感不满,希望借助周礼重新建立井然有序的政治制度,强调“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同时也反对残暴的政治,强调“仁者爱人”,要求人们以自我克制和礼让的态度来调和社会矛盾。55岁时弃官离开鲁国,周游列国,在外奔走了14年,到处宣传自己的政治主张,始终未被采纳。68岁时又回到鲁国,把主要精力用在整理古代典籍、教授门徒上。他培养了许多学生,相传先后共有3000多人,其中最有名的72 人。

《论语》一书是由孔子弟子及再传弟子编撰而成,成书约在战国时期。《论语》的“论”是“论纂”、“编排”的意思,“语”是“语言”的意思,“论语”就是把“接闻于夫子之语”“论纂”起来。《汉书·艺文志》说:“当时弟子各有所记,夫子既卒,门人相与辑而论纂,故谓之《论语》。”全书共有20 篇,每篇以开头的两三个字为篇名,无实际意义。每篇由数量不等的语段组成,一段话为一章,全书共有492章,约13000多字。《论语》一书专门论述孔子的言行,是研究他的生活、思想的重要资料,因为是语录体,全书比较散乱,所以它不同于论说体著作,各篇、各章之间没有必然的逻辑关系。书中所讨论的问题,大多是关于现实生活和伦理道德范畴的。

 

二、作品提要

《论语》汇集了孔子的主要思想学说,其核心是“仁”。这一核心思想的形成,与当时的时代背景有密切的关系。在孔子生活的时代,正是奴隶制开始崩溃、封建制尚在形成的过渡时期,社会上出现了“礼崩乐坏”的现象。他一生的政治活动都是要维护正在崩溃中的奴隶制度(周礼),希望有一天能在齐、鲁这类国家复兴文王、周公之道。正如他自己所说:“周监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为了实现他的政治理想,他提出“克己复礼”为“仁”的学说,并主张把“仁”的精神贯彻到各方面去。“仁”这个概念,早在西周初期就已经提出,其本义是有血缘关系的人,到了春秋时代,随着奴隶不断解放,民本思想的产生,人道原则的确立,“仁”的概念有了新的内涵。孔子对“仁”的论述进行了总结和创造性的发挥,创立了“仁”学,在中国哲学史上第一次把“仁”提升到哲学的高度。在政治上他反对新兴的封建势力,“犯上作乱”,强调“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奴隶贵族等级制和以奴隶主贵族的血缘关系为纽带的宗法制度,主张“正名”,即用周礼作尺度去正名分。在个人修养上强调“克己”,要求他的学生“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在人与人的关系上主张“爱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其基本精神是教人根据周礼所规定的秩序调整统治阶级内部的矛盾,至于对奴隶,他是不讲什么礼义道德的。孔子从他的唯心主义世界观出发,宣扬天或上帝有至高无上的地位,是自然和社会的最高主宰者,他还信奉天命,认为天命有绝对的权威,不可抗拒。他说:“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狎大人,侮圣人之言”。孔子的这“三畏”,是要人们对周天子及其遗留下来的典籍训诰等保持敬畏的态度,目的就是维护奴隶主贵族的统治。由于孔子思想符合封建统治阶级的需要,所以在中国几千年的封建社会里统治阶级都利用他的学说作为统治人民的工具,并把孔子封为“圣人”,“万世师表”。

《论语》除记录孔子的政治主张、哲学观点、伦理观念和他的一生活动外,还记录了他的教育原则和学术见解,其中很多思想是极有价值的。他自己“学而不厌”,对弟子“诲人不倦”。他经常教导学生端正学习的态度,“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他称赞“不耻下问”的人,认为这是一种好学的表现。他说:“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又说“多闻阙疑”、“温故而知新”,这些话都是从实践中总结的有益经验,对我们从事学习有一定借鉴意义。

《论语》还记录了孔子对文学的见解。他十分注重诗教,说“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又说:“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还说:“辞达而已矣。”由此不难看出,孔子很强调文学的真实内容,主张文学与道德修养要密切结合,重视文学的社会作用。他总结的兴、观、群、怨的原则,不仅适用于诗歌,而且适用于其他样式的文学作品。在求实的同时,孔子还提出了尚文的主张。他曾说:“不学诗无以言”。《左传·哀公二十五年》引孔子的话说:“志有之:言以足志,文以足言;不言,谁知其志!言之无文,行而不远。”在两千多年前,孔子已提出这种强调内容、重视现实、讲求文采的文学主张,是难能可贵的,在我国古代文学理论批评史上具有进步的意义,对后代发生了深远的影响。

 

三、思想内容

(一)“仁”的学说

“仁”,是孔子全部思想的核心。它既是孔子理想中最高的政治原则,又是最高的道德准则。孔子说的“仁”其意义非常宽泛,它包括了忠、恕、孝、悌、智、勇、恭、宽、信、敏、惠等道德观念,但其最基本的内涵有两个:

1、“克己复礼为仁”。“克己”也就是“为仁由己”之意,靠主观克服不符合“礼”的行为。“复礼”就是维护周礼,孔子政治思想的核心就是恢复周礼,他梦想回到“礼乐征伐自天子出”的西周时代,不满意当时“礼崩乐坏”的混乱局面,谴责社会生活中各种违礼的行为。为了维护周礼,孔子提出“正名”的主张。“正名”是要求一个人的言行必须与其身份地位相符,即按照周礼的规定来行使权利和履行义务,不做任何超出周礼规定范围之外的事。至于如何“正名”,孔子提出了“君君、臣臣、父父、子子”(《颜回》)的原则。所谓“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实际上是强调“尊尊”和“亲亲”两项原则。“尊尊”主要是用以处理社会关系,而以君臣关系为首;“亲亲”主要用以处理亲族关系,而以父子关系为首。“尊尊”强调的是忠,“亲亲”强调的是“孝”。孔子认为必须以“仁”的精神来充实“礼”的内容,用“为仁”的方法去实现“礼”。一个人如果视、听、言、行都能符合“礼”的规定,也就实现了“克己复礼”,体现了“仁”。

2、“仁者爱人”。这是说在处理人际关系时,应该彼此相爱。孔子把“爱人”解释为“恭、宽、信、敏、惠”,认为能够处处具备这五种品德,便可称为“仁”。至于如何做到仁,孔子提出了忠恕的原则。南宋叶适解释说:“忠以尽己,恕以及人”。“忠”是“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恕”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通俗地说,所谓忠恕,就是推己及人的思想原则,即你希望别人怎样对待自己,自己就应该怎样对对待别人,将心比心,推己及人。也就是说,孔子是主张人与人之间要互相尊重、信任和同情,谁能做到这点,就是做到了“仁”。

“克己复礼”与“爱人”同属伦理道德领域,不过前者是修身,是人的内在方面的道德标准;“爱人”是外在的、人与人之间关系方面的道德准则。二者的关系是:修身是基础,修身才能“爱人”;修身是必要前提,“爱人”是必然结果。这种修身、“爱人”的内在自觉性就是人的本质,就是“仁”。但做到“仁”是很不容易的,必须做艰苦的努力,时刻不断寻求才能获得。必要时为了成全“仁”,甚至需要有“杀身成仁”的自我牺牲精神。那些只会说漂亮话、装模作样的人是很少能做到“仁”的。“仁”是孔子的创新,援“仁”入“礼”是他对中国思想史最大的贡献。“敬天保民”是西周初年的一条重要政治原则,尽管“保民”的目的是为了维护统治者的政权,但仍带有一定的民本思想。春秋战国时期,战乱频仍,社会动荡,人民生活非常痛苦,起义造**时常发生。一些先进的政治家提出了“民本”的思想,认为民为国本,君是为民而设置的,应当爱民,重视民生问题。孔子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反思,认识到民的问题实际上是人的问题,在政治上解决重民问题,必须首先在思想上树立爱人的观念。他提倡治理国家用德政代替苛政。“仁”和“礼”是孔子思想体系的两大支柱,二者相辅相成。“礼”是外在的行为规范,“仁”是内在的道德自觉。一方面,有了公认的行为规范,社会生活才能具有秩序,如果否认了“礼”对个人行为的约束,人人各行其是,必然会造成混乱。另一方面,有了内心的道德自觉,才能使“礼”所规定的行为准则具有内在的道德力量,与人的人格、生命联系在一起,才能使人们自觉地遵守“礼”。

“仁”是孔子重人道的政治伦理哲学的核心,它既有保守的一面,又有积极合理的因素。保守的一面主要表现在它还没有冲破周礼的旧框子,认为只有“克己复礼”,符合周礼所肯定的政治秩序的行为才能叫做“仁”。它还特别强调要贯彻实行维护宗法血缘关系的孝悌原则,认为孝悌是“仁之本”。就孔子“仁”学的积极因素来看,他所说的“爱人”,虽然并不是超

阶级的,但也表现了他对一般民众的重视。他以“泛爱众”为弟子修养的德目,以“博施于民而能济众”为最高理想,都说明“爱人”包含了对劳动者要宽惠,要把劳动人民当人看待的思想。这顺应了当时奴隶解放的潮流,有一定进步意义。 

(二)“有教无类”、“诲人不倦”的学说 

孔子不仅是伟大的思想家,而且是伟大的教育家。孔子主张“有教无类”(《卫灵公》),即主张无论社会地位高低贵贱,每个人都应有受教育的机会。在孔子之前,学校是官办的,平民百姓没有受教育的权利。据《左传》记载,郑国有乡校,但那是大夫以上的人及其子弟才能进的“贵族学校”。学校的贵族化阻碍了文明的普及与发展,也扼杀了平民百姓的求知欲望。孔子打破历史陈规,创办私学。在他人事教育的四十多年时间里,从来没有停止过使教育平民化的努力。他收的学费很低,只要十条干肉,这是普通人家能够承担的费用,所以,他的学生便从鲁、卫、齐、宋、秦、楚、吴等国源源不断地涌来。由于他的努力,在他身后,教育平民化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准,使大批受过私学教育的人进入了上流社会,从而动摇了上流社会的世袭制度,也为后来战国时代的“百家争鸣”奠定了基础。“有教无类”是孔子教育思想的重要内容,也是他一生教育实践的总结。据考察,孔子门下有“弟子三千,贤人七十”,但除了南宫敬叔和司马牛之外,其余的学生都出身贫寒。由此可见,孔子向平民传播文化的功勋是不能抹杀的。由于孔子在中国教育史、文化史上的伟大贡献,千百年来他才被人们尊崇为“至圣先师”。孔子教育的目的是使学生成为德才兼备的君子。在德、才二者之间,孔子更重视德;在实践与知识二者之间,孔子更重视实践。孔子的教学方法最成功的是因材施教和启发诱导这两个方面,教学要针对各个学生的不同特点进行教育,提倡启发式教学,要求学生独立思考问题,善于触类旁通,强调学生在学习上的主动性和积极性。

(三)“三戒”、“三省”说 

孔子推崇仁德,自然非常注重个人品德的修养。孔子以为,人的本性是善良的,因此,只要真心诚意地致力于完善品德的修养,就一定会收到实效,这便是他所说的“吾欲仁,斯仁至矣。”只有整个社会的个人道德水平提高了,社会才会安定,天下才会太平,才能实现“齐家、治国、平天下”的良性循环。中国社会自古以来主要是依靠人治,而不是像西方社会那样依靠法治。因为人治,所以就尤其重视社会个人(包括帝王、官吏、百姓)的个人修养,其实质是对法制不完备的一种“自我补救”。孔子关于个人品德修养的论述很丰富,包括自我反省(即三省说)、见贤思齐、知过就改、择善而从、宽于待人而严于责己等。孔子说:“君子有三戒: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壮也,血气方刚,戒之在斗;及其老也,血气既衰,戒之在得。”(《季氏》)意思是说,淫、忿、贪是人性的弱点,各在少、壮、老三个阶段表现得比较突出,要注意克服这些弱点。曾子说:“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学而》)儒家一贯重视“内省”的功夫,内省即自我批评、自我反思,它是提高个人品德修养的一个重要途径。而这种学说实际上肇始于孔子。另外,孔子很重视音乐和诗的作用。他认为音乐和诗最能感染人,能在潜移默化中熏陶和养成个人的道德情操。

 

四、艺术特色

(一) 叙事记人,文笔洗练

《论语》以当时明白晓畅的口头语言为主,同时吸收了书面语言的典雅洗练的长处,因此形成言简意赅、隽永有味的独特艺术风貌。《论语》的语言非常简洁,一方面是受当时条件的限制,另一方面也反映了记录者和编撰者深厚的文字功底。从一篇篇短小精悍的文章段落我们不难看出,他们擅长以简洁精练的语言文字,来描述孔子的思想和品格,记述孔子及其弟子的言论和行为。《论语•先进》篇中的“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章历来被认为是最具散文特色的一章。这篇文章在《论语》应该算是篇幅相对较长的,但也只有二百多字,可谓短小精悍。

《论语》还特别擅长用语言来表现人物个性。《论语》不是小说,也不是人物传记,以记言为主,叙事为辅,但《论语》中人物的形象却很鲜明。“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章为我们描绘了一幅师生谈心图:孔子本人和蔼可亲的神态、诲人不倦的精神、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执著,都呼之欲出。孔子的几大弟子,如颜回的虚心虔诚,子贡的智慧巧妙,子路的冒失莽撞,语言风格无不与其精神气质相合。

(二) 说理议论,善用修辞

《论语》中有许多论说的文字,其中最能体现孔子说理功夫的当属《季氏》篇中“季氏将伐颛臾”章。孔子借批评冉有讲述了治国的道理:“求!君子疾夫舍曰欲之而必为之辞。丘也闻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盖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夫如是,故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既来之,则安之。今由与求也,相夫之,远人不服,而不能来也;邦分崩离析,而不能守也;而谋动干戈于邦内。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也。”

《论语》善用多种修辞手法和表现手法来记载孔子的言行,宣传孔子的思想和主张。比较常用的有比喻、对比、对偶、排比、层递等。例如《论语·为政》讲为政之道时说:“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拱之。”意思是说为政者以德服人,百姓自然归顺。以众星围绕北极星来比喻为政者只要施其德政,自然众望所归。这就比单纯空洞的说教更生动、更形象,容易为人所理解并接受。《论语·学而》:“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采用排比的修辞手法,阐发的是为人处世的原则。第一层讲的是学习方法,第二层讲的是对友谊的珍重,第三层讲的是处理人际关系应把握的原则。把学习同实践结合起来,内心充满了愉悦;有朋友自远方来拜访,欢乐之情溢于言表;当别人不理解自己时,内心也不烦恼,这样才具有君子的气度。短短三句话,层次分明,句式排比整齐,读来铿锵悦耳,富有节奏,而且内涵也非常丰富。

(三)抒发情感,质实无华

后世学者尤其是宋明理学家把《论语》抽象化、教条化,让人无端对孔子心生疏远敬畏之情。其实《论语》中的孔子并不是一个终日板着面孔训人的道学先生,恰恰相反,他既是一位严师,又是一位慈祥的长者,对自己的学生和周围的人充满了爱心。颜渊是孔子最得意的学生,孔子在不同场合赞扬了颜渊的品格。其中《先进》:“子曰: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短短三十个字,就表达出孔子对颜渊安贫乐道的由衷的赞美之情。他了解颜渊的贫困处境,也深知他的品德的高尚。从颜渊身上,孔子似乎看到了自己推崇的道德理想。《雍也》中记载了孔子一次探病的经过:“伯牛有疾,子问之,自牖执其手,曰:‘亡之,命矣夫!斯人也而有斯疾也! 斯人也而有斯疾也!’”孔子的学生伯牛身染恶疾,孔子前去探望。未及进屋,在窗口见到伯牛,就从窗户里伸手进去,握着伯牛的手说:“看来是要不行了,这就是命啊!这样的人却得了这种病! 这样的人却得了这种病!”短短几句话,就将当时那感人的场面展现在读者面前,令人如见情景、如见其人、如闻其声,充分表现了孔门的师生之情。

(四)神思睿智,言简意赅

《论语》中有许多语句因其高超的语言艺术和广博深邃的思想内容,而成为后世广为传诵的格言警句,有些则成为今天人们所熟知的成语,为现代白话文所吸收。如《子罕》“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言必行,行必果。”《卫灵公》“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公冶长》“不耻下问、三思而后行”等。《论语》不仅是中国思想史、文学史上的宝贵财富,而且也是世界思想史、文学史上的不朽名著。孔子的思想已经成为全人类的精神遗产之一。

 

五、片断赏析

(一)《论学十二则》赏析

就先秦子书而言,一般认为《论语》是真正的第一部。全书都取语录体,除少数记载对话的篇目篇幅较长、具有相对独立的故事情节如《子路曾哲冉有公西华侍坐》、《季氏将伐颛臾》而外,绝大部分是言短意长、意蕴深刻、韵味隽永而又明白易懂的语录。

这里选录十二则语录,是以论学为中心的。一个人要想提高人生的价值,必须不断地增进知识和技能,而通向这一目标的道路只有学习。

第一则说“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原来列为全书之首,说明孔子认为学习是人生安身立命的根本,劝人以学习为乐事,端正学习态度,同时又要讲究学习的方法,不能读死书,死读书;因为孔子所说的学习对象,并非仅仅指书本知识,而是包括了同当时的社会生活和政治生活密切相关的种种知识和技能。像礼(包括各种礼节)、乐(音乐)、射(射箭)、御(驾车)等,都是孔子讲课的内容。此外,如何从政,如何做人,也是孔子经常教导学生的。所以,孔子提倡的学习内容是非常广泛的,真可以说是“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第二则以自己的经验体会为例,总结出“学”与“思”的关系当以学为先,不事先经过学习,单凭冥思苦想是无用的;反之,光思考而不学习也不行,强调学习和思考要有机地结合起来。

第三则讲学习的首要前提是要有“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的老老实实态度,反对不懂装懂。

第四则则从另外一个角度讲学与思的关系,认为光思不行,学而不思,不动脑筋也不行。

第五则说明学习的目的在于实践应用,认为“敏于事而慎于言,就有道而正焉”,达到了身修业成,才是“好学”的标准。

第六则的针对性很强,孔子以自己为例说明人无“生而知之者”,认为自己之所以有点学问,是通过勤奋学习(敏以求)得来的。这对于那些自恃才智、天赋很高,不愿艰苦学习的人是一个警告。

第七则专讲虚心求教的态度,“三人行,必有我师”,强调的是要善于看到别人的长处,虚心向周围的人学习,同时也要注意不重复别人犯过的错误。

第八则可以说是进一步论述虚心求教的重要性。孔子不仅主张“敏而好学”,还主张“不耻下问”。“下”就是地位、权势、名声,甚而至于总的文化水平都比自己低的人,就是这些人他们也有比自己高明的地方,不应耻于向他们学习。

第九则讲“知”、“好”、“乐”三者的关系:知识是由学习而获得的,学了知识就应该应用,进而以躬行实践为乐。

第十则是把治学分解为“识”、“学”、“诲”三个方面:平时要留心各种事物,学习要不知厌恶、永不知足,教育他人要不感疲倦。“何有于我”,当然是一种谦逊的话,但也反映了孔子对治学的严格要求。

第十一则是就进德修业的总方针说的。一个人不该老是担心人家不了解自己的擅长和学问,倒是应当时常想到自己不了解别人的擅长和学问,因为不了解别人,就妨碍自己虚心向别人学习,影响自己的进步。

第十二则是勉励学习者要积少成多,持之以恒,坚持到底,不要功亏一篑;要懂得哪怕只是学到了一点点知识,也是朝着学有所成的方向前进了一大步。

孔子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位大教育家,他的论学见解是很丰富的,这里只选了其中一小部分。但即使从这很小的一部分也可以看出,他的论学见解又是很深刻的,对于我们的学习,仍然有着指导意义。

这十二则论学语录,也能体现《论语》的文学特点。首先,它全是用当时的规范口语写成的,可以说是明白如话。其次,语言自然流畅,简约朴实,不事雕琢,不求辞采,却能表达出深刻的道理。再次,它有一种从容不迫、循循善诱的风格,真可谓“文如其人”,使读者如临其境、如见其人。最后,《论语》虽然不常使用比喻之类修辞手法,但偶尔使用的地方,也非常恰切,如《论学十二则》中的最后一则,便用堆土填路的事情形象地比喻进德修业的过程,使读者耳目一新、豁然开朗。

(二)《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赏析

本篇通过对孔子师徒的对话和举止神态的描述,刻画了他们的不同的性格特点。在《论语》中,这是一篇极富文学价值的作品,也是一篇反映孔子政治思想和教育观念的著名篇章。

谈话围绕着孔子问“志”展开,“言志”二字贯穿全篇。一开始,孔子先以平易近人的态度、亲切随和的语言鼓励他的学生在他面前畅所欲言,继而用了一些假设和询问来启发他们谈志向、谈理想。一个蔼然可亲、循循善诱的教育家形象跃然纸上。

然后他的学生们先后讲述了各自的志向。首先,子路述志,子路“率尔而对”,“率尔”两字将子路的爽直性格,坦率而匆忙的神态点了出来。管理千乘之国,本非易事,何况又是“摄乎大国之间,加之以师旅,因之以饥馑”,困难重重,形势险恶。子路却勇于自任,雄心勃勃地要治理好这样一个面临三个不利条件的中等国家,坚信由他治理三年,国民人人勇敢,而又识礼知义。“有勇”与“知方”,概括了子路的治国方略。其次,冉求述志。他刚刚说“方六七十”,又改口说“如五六十”,从细微处表现了“求也退”的性格。孔子曾说:“求也,千室之邑,百乘之家,可使之为宰也。”冉求自述之志和孔子对他的评价,基本上是一致的。不过因为子路抢先发言,冉求则等点了名才发表意见。二人均以擅长政治见称,但性格不同:子路逞能坦率,冉求审慎谦让。再次,公西华是个外交人才,孔子曾称道他的长处:“赤也,束带立于朝,可使与宾客言也。”公西华的答辞更谦虚。子路、冉有述志都说要管理一个国家,公西华却只字不谈治国之事,只说愿意从中学习。表达了他涉世未多、年少好学的态度,把宏大的理想说得极其婉转、谦让。最后,轮到曾皙,他却不急于回答。文中对他此时的动作、神态作了精彩描写:“鼓瑟希,铿尔,舍瑟而作。”师生谈话,曾皙鼓瑟,说明师生关系融洽,既显现了孔门礼乐之教的优雅环境,同时又表现了曾皙的潇洒超脱。当三位同学高谈阔论时,他悠然自得地一边鼓瑟,一边聆听。由“鼓”到“舍”,由“舍”到“作”;由瑟声“希”到瑟声“铿尔”,声情俱茂,舒缓的动作表现了他心志已臻化境的精神状态,这同他所追求的理想境界是完全合拍的。果然,曾皙的回答“异乎三子”:“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他没有谈到出仕济世,但也没有忘怀儒家的理想,而是形象地描绘了礼乐之治的太平景象。孔子因而深受感动,喟然叹曰:“吾与点也。”如何理解曾点的理想,历来意见纷纭。或说:“这体现了孔子晚年‘欲居九夷’的想法。”或说这不是儒家思想,而是道家思想,为战国时孔门后学所记。王充《论衡·明雩篇》则说:“鲁设雩祭于沂水之上。暮者,晚也;春谓四月也。春服既成,谓四月之服成也。冠者、童子,雩祭乐人也。浴乎沂,涉沂水也,象龙之从水中出也。风乎舞雩,风,歌也。咏而馈,咏歌馈祭也,歌咏而祭也。说论之家,以为浴者,浴沂水中也,风干身也。周之四月,正岁二月也,尚寒,安得浴而风干身?由此言之,涉水不浴,雩祭审矣。”王充在这里明白无误地解释了曾皙所述是古代的一种祭祀仪式,就是雩祭的仪式,是春天人们求雨的祀礼。

全篇写孔子坐而论道,通过富有个性的生动对话,写出了孔门弟子在领悟孔子的思想方面以及他们各自在性格上的差异。像坦率、自信、勇而知方的子路,审慎谦退的冉求,年少而怀有志向的公西华,悠然洒脱、自臻化境的曾皙,个个形象鲜明,栩栩如生。同时,四个弟子的言志虽都发自内心,但都离不开孔子的诱导和鼓励。他们的身上,无不停留着孔子慈祥而期许的目光。孔子的话不多,但通篇可以感受到孔子的存在。整个谈话的环境气氛,正因为有孔子在场,所以显得宁静、庄重而又不失活泼。对弟子们各言其志,孔子或微哂或默许,最后喟然而叹,深深地动了感情,为全篇严肃的话题增加了感情色彩。

(三)《季氏将伐颛臾》赏析

本章在整部《论语》乃至整个先秦散文中都很著名。“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是著名的格言,也是儒家重要思想之一,对整个封建时代的中国历史有深远影响。

本章的核心是反对不义战争。孔子对季氏将以武力征伐颛臾,极为愤慨。对两大弟子冉有、子路身为家臣而不能阻止这种不义行动,很是失望。全文通篇指责季氏不义和冉有失职,气盛言宜。

《论语》是语录体散文,大多有论点而无论据,三言两语,篇幅短小。《季氏将伐颛臾》在《论语》中已属难得的长篇,而且已有论说文的某些特征。它具有以下特点:

第一,浓厚的论辩色彩。全文可依据孔子与冉求的问答分为三段。第一段孔子对冉求的批评是正面立论。他首先责备冉求的失职,谴责季氏伐颛臾是个错误决策。理由有三条:一、“昔者先王以为东蒙主”;二、“且在邦域之中矣”;三、“是社稷之臣也”。既在国境之内,又是君臣关系,就应该上下相亲,为什么要任意讨伐呢?孔子的第二段谈话带有驳论的性质,是对冉求推脱责任的反驳。孔子在这一段谈话中先引用古代良史周任“陈力就列,不能者止”的名言,来说明为臣之道;接着巧设比喻证明冉求言辞的错误,继而趁势追究冉求失职的过错,层层推进,锋芒毕露,使冉求难以推卸责任,不得不在老师面前承认自己是赞同季康子的观点的。孔子第三段谈话包含着三个推理,条分缕析,摆事实,讲道理,最后很自然地得出“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的结论,显示出很强的逻辑力量。

第二,比喻论证的方法。这种说理方法在先秦散文中已广泛使用。孔子对冉求的第二段谈话,主要采取了这种方法。“危而不持,颠而不扶,则将焉用彼相矣”,其用意是借这一事例作比,责备冉求没有尽到对季康子的规劝匡正之责。同样,“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是谁之过与?”这不仅是指责看管虎兕、保护龟玉的人,而且具有双重的喻义,一方面是揭露季康子悍然用兵的不义性质,指出战争将要带来灾难性的破坏;另一方面也是借此追究冉求、子路不可推卸的责任。

第三,委婉含蓄的语言风格。文辞简短精练,内涵丰富。几个比喻,是一种含蓄的表达方法,引而不发、启人思考。几个反问句,用的是商量的语气。如“无乃尔是过与?”体现了老师谆谆教诲的口气。“君子疾夫舍曰‘欲之’而必为之辞”,从逻辑推理说,只说了一个大前提,让听者自己推出结论,意在言外,启人自责。最后一个结论,则是以叙述代替判断,意思非常明确,但语气委婉,没有强加于人的味道。孔子的有些语言,由于高度凝练和警策,已经成为千古流传的成语。如“陈力就列,不能者止”、“不患贫而患不均,不患寡而患不安”、“分崩离析”、“祸起萧墙”、“既来之,则安之”等,至今仍有生命力,为人们所喜用。

(四)《楚狂接舆》赏析

本章和《长沮桀溺耦而耕》、《子路从而后》两章,记述孔子周游列国,在楚国时路遇隐者的故事,反映了孔子与隐士们两种不同的人生观和处世态度。

本章所述大约发生在孔子从陈、蔡脱难,楚昭王欲任他为相,遭令尹子西反对之后。楚国一个佯狂之人,唱着《凤兮》之歌走过孔子车旁,深为孔子的劳劳车马惋惜。孔子听了颇有触动,下车想同他交谈,接舆却急忙避而不见。接舆将孔子比作凤凰,既充分肯定了孔子的品德,也有善意规劝的意味。传说凤凰有道则现,无道则隐。你孔子何必栖栖遑遑、奔走不暇,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呢?接舆的目的是劝孔子尽快归隐。应当说孔子并非不理解接舆的善意规劝,他对隐士不满现实而避世高蹈也有共鸣的一面。孔子不是也产生过“道不行,乘桴浮于海”的想法吗?他甚至甘愿去过那种“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的闲散生活。但孔子的人生观决定了他不会过那种与世隔绝的隐士生活,因而孔子不仅急于访求明 君,以求推行他那以礼义为纲纪而正名位的政治主张;就是对那些隐士们的言行,他也想从容接引,找出彼此相通之点。当他听到接舆的歌声,并没有深闭固拒,而是“欲与之言”,准备倾心交谈。可是下车后,接舆却早已避开,杳如黄鹤了。接舆避世,未必忘世,他那首《凤兮》歌其实饱含拳拳之意,语冷而心热。

本章通过对楚狂接舆的言行描绘来反衬孔子的言行。接舆那种自由自在,来去无踪的生活,恰恰和孔子的栖栖遑遑,急欲救世的态度,形成鲜明的对照,接舆越是感时伤事,高远淡泊,越是显出孔子的济世安民,执着进取。这是本章在写作上的独到之处。对于接舆,并未正面描写,仅闻一阕歌声,歌罢,接舆就飘然远行而不可寻,耐人寻味,可说是传神之笔。

(五)《厩焚》赏析

《乡党》:“厩焚。子退朝,曰:‘伤人乎?’不问马。”马棚失火,不关心马的情况,而先问“伤人乎?”这就是爱人不爱马,爱人不爱财。在春秋战国时代,人的价值,尤其是卑贱者的价值,尚未受到重视。在那个年代,战乱频繁,阵亡者的尸体堆积如山。每当王侯公卿死亡,还要用活人做殉葬品。人口的大量损失,直接影响了生产的发展。孔子在当时能够爱人不爱马,显然体现了先进的意识,是难能可贵的。爱人的精神就是孔子提倡的“仁”的核心。

(六)《知者乐水,仁者乐山》赏析

《雍也》:“子曰:‘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何谓“知者乐水”?《韩诗外传》卷三上有一段解释,大意是说:水,顺着一定的规律而流动,连很小的缝隙也不错过,就像有智者;水总是往低处流动,就像有礼者;水,从悬崖上流向深潭,就像有勇者;水,一旦遇到阻挡就由动变静、由浊变清,就像知天命者;水,历经艰难险阻,最终流向远方,就像有德者。这便是知者何以乐水的道理。何谓“仁者乐山”?《尚书大传》上记有孔子的一段解释,他说:草木在山上生长,鸟兽在山上繁衍,财用在山上出产。山把它的所有无私地给予人类,这便是仁者何以乐山的道理。这一解释同孔子“仁者爱人”的思想是一致的。可见,孔子是以山和水为喻,来说明知者和仁者的品德。从山和水的特性,孔子又说到知者和仁者的内心与外表的特征。聪明的人接受新事物、新知识、新技能比一般人快,多才多艺;学习的时候比一般人轻松,应用时又比一般人得心应手,能够从知识与技能中获得快乐。又如聪明的人在处理人际关系时往往见微知著,能够左右逢源、如鱼得水,能充分享受生活的乐趣。所以,孔子才说:“知者乐水。”至于“仁者”之所以多寿,按照董仲舒的解释:“仁人之所以多寿者,外无贪而内清净,心和平而不失中正,取天地之美以养其身。”这段文字不仅阐发了孔子的道德思想,而且涉及了儒家以修身养性为重要特征的养身之道。

(七)《因材施教》赏析

《先进》针对同一问题,由不同学生提出,孔子作了不同的回答,其中体现的就是“因材施教”的原则。要“因材施教”,首先必须“识材”,即客观、正确地了解学生的素质和知识水平,否则,便不可能收到“因材施教”的效果。在《论语》中有好几段文字记载了孔子对学生的评价,从中可见他平时对学生的观察之细、了解之深。他说:“柴也愚,参也鲁,师也辟。”意思是说子羔(柴)愚笨,曾参迟钝,子张(师)偏激。正因为孔子对学生的品德、学问等方面的情况了然于胸,他才能及时地抓住时机“因材施教”。这对于我们的现代教育也产生了重要影响。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应该了解人的天赋不同,智慧与愚蠢、善良与凶恶、急进与畏缩、宽宏与狭隘的苗子几乎在童蒙时代就显露出端倪。作为教育者,应该“因材施教”,对不同的对象用不同的教育方式和教育内容进行教育。天性聪慧者,不可过分鼓励其聪慧,因为天性聪慧者往往忽视扎实的学问功底,不肯深入思考,结果聪明反被聪明误,成不了大材;本性善良者,不要一味教以善良,太善良了,踏入社会就会受人欺侮;思想急进者,不能火上加油,太急进了考虑问题就会脱离实际,处理事情就会违背大多数人的心愿;心地宽厚者,如果再教他“如果有人打你的左脸,你就应把你的右脸也伸过去,”那么,过分的宽厚和忍让,就会导致窝囊。

(八)《过犹不及》赏析

“过犹不及”,其中包含着儒家思想的一个重要原则,即“中庸之道”。这一原则,在当代中国曾受到过严厉的批判;当然,当历史翻开新的一页时,人们回首往事,却不得不承认自己为批判“中庸之道”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中庸之道”并不是教人做丧失正义、不要真理的和事佬,而是要人们在思考问题、处理问题时力求没有偏颇,把过失控制在尽可能小的范围之内。事实上,人们受客观条件和主观认识能力的限制,不可能一下子达到“不偏不倚”的“中庸”境界,但必须不断追求,及时纠正偏差,使自己的认识和处事尽可能接近“中庸”的境界。

任何事物都有一个量的限制,超过了这个量,事物便会发生质的变化,所以我们常说“适可而止”。“可”就是介于“过”与“不及”之间的“中庸”境界。就以自然界来说吧,“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当然是好事。但是,如果这场好雨连绵不绝,连续下个不停,人们就会诅咒上天了。又比如,“瑞雪兆丰年”,但如果雪下得太大,未必就对庄稼有利,至少对当时人们的正常生活会带来不利影响。就社会而言,一个人个性太强,往往会不合于众;个性太弱,又会遇事无主见,不成大器。办事的目标和方针如果太激进,一时看起来收获似乎很大,进步很快,但客观规律很快就会发生作用,迫使人们进两步,退一步;甚至进一步,退两步,为激进付出代价,这便如孔子所说“欲速则不达”。为什么“有父兄在”便不能“闻斯行之”呢?原来,子路性急,听见一件事情就立刻要办。孔子觉得子路这个人往往将生死置之度外,好勇而办事急躁鲁莽,缺乏谨慎,日后会有性命之忧,所以劝他遇事冷静谨慎,多想想自己的父亲和哥哥,不要把生命白白地丢了,疏忽了做儿子和弟弟的职守。后来,卫国内乱,子路死于难,说到底还是没有把性急、鲁莽、轻生的毛病改掉。

 

附:精彩片段

(一)论学十二则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学而》)

子曰:“吾尝终日不食,终夜不寝,以思,无益;不如学也。”(《卫灵公》)

子曰:“由!诲女知之乎?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为政》)

子曰:“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为政》)

子曰:“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谓好学也已。”(《学而》)

子曰:“我非生而知之者,好古敏以求之者也。”(《述而》)

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述而》)

子贡问曰:“孔文子何以谓之‘文’也?”子曰:“敏而好学,不耻下问,是以谓之‘文’也。”(《公冶长》)

子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雍也》)

子曰:“默而识之,学而不厌,诲人不倦,何有于我哉。”(《述而》)

子曰:“不患人之不已知,患不知人也。”(《学而》)

子曰:“譬如为山,未成一篑,止,吾止也。譬如平地,虽覆一篑,进,吾往也。”(《子罕》)

(二)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子曰:“以吾一日长乎尔,毋吾以也。居则曰:‘不吾知也!’如或知尔,则何以哉?”子路率尔对曰:“千乘之国,摄乎大国之间,加之以师旅,因之以饥馑;由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有勇,且知方也。”夫子哂之。“求!尔何如?”对曰:“方六七十,如五六十,求也为之,比及三年,可使足民。如其礼乐,以俟君子。”“赤!尔何如?”对曰:“非曰能之,愿学焉。宗庙之事,如会同,端章甫,愿为小相焉。”“点!尔何如?”鼓瑟希,铿尔,舍瑟而作。对曰:“异乎三子者之撰。”子曰:“何伤乎,亦各言其志也!”曰:“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夫子喟然叹曰:“吾与点也。”三子者出,曾皙后。曾皙曰:“夫三子者之言何如?”子曰:“亦各言其志也已矣。”曰:“夫子何哂由也?”曰:“为国以礼,其言不让,是故哂之。”“唯求则非邦也与?”“安见方六七十、如五六十而非邦也者?”“唯赤则非邦也与?”“宗庙会同,非诸侯而何?赤也为之小,孰能为之大?”(《先进》)

(三)季氏将伐颛臾

季氏将伐颛臾。冉有、季路见于孔子曰:“季氏将有事于颛臾。”孔子曰:“求!无乃尔是过与?夫颛臾,昔者先王以为东蒙主,且在邦域之中矣,是社稷之臣也。何以伐为?”

冉有曰:“夫子欲之,吾二臣者皆不欲也。”孔子曰:“求!周任有言曰:‘陈力就列,不能者止。’危而不持,颠而不扶,则将焉用彼相矣?且尔言过矣,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是谁之过与?”

冉有曰:“今夫颛臾,固而近于费。今不取,后世必为子孙忧。”孔子曰:“求!君子疾夫舍曰‘欲之’而必为之辞。丘也闻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盖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夫如是,故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既来之,则安之。今由与求也,相夫子,远人不服,而不能来也;邦分崩离析,而不能守也;而谋动干戈于邦内。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也。”(《季氏》)

(四)楚狂接舆

楚狂接舆歌而过孔子曰:“凤兮,凤兮!何德之衰?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已而,已而!今之从政者殆而!”

孔子下,欲与之言。趋而辟之,不得与之言。(《微子》)

(五)厩焚

厩焚。子退朝,曰:“伤人乎?”不问马。(《乡党》) 

(六)《知者乐水,仁者乐山》

子曰:“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雍也》)

(七)因材施教

子路问:“闻斯行诸?”子曰:“有父兄在,如之何其闻斯行之?”冉有问:“闻斯行诸?”子曰:“闻斯行之。”公西华曰:“由也问‘闻斯行诸’,子曰:‘有父兄在;’求也问‘闻斯行诸’,子曰:‘闻斯行之。’赤也惑,敢问。”子曰:“求也退,故进之;由也兼人,故退之。” (《先进》)

(八)过犹不及

子贡问:“师与商也孰贤?”子曰:“师也过,商也不及”曰:“然则师愈与?”子曰:“过犹不及。”(《先进》)

 

(选自徐志刚译注《论语通译》,人民文学出版社1997年版)

 

(黄石明、夏朝阳)

】【打印繁体】【收藏】 【关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