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顾黄初专栏 -> 顾黄初语文教育思想研究
继承创新 与时俱进
2014-07-02 15:20:47 来源: 作者: 【 】 浏览:570

——顾黄初语文与生活观评析

纪平*

 

顾黄初先生曾指出:“我想用一句话来概括我的语文教学方法的基本观点,那就是,语文教学要贴近生活。”[①]这话说起来简单,但其内容却十分的丰蕴。应该说这一问题切中了语文教学的肯綮,抓住了语文教育一个带有方向性的问题。

我们知道,教育与生活的关系是20世纪备受关注的教育理论问题之一。美国著名教育家杜威早在20世纪初就提出“教育即生活”的观点,并对此作了深入独到的研究。杜威认为:教育即生活,而不是生活的准备;教育即生长;教育即经验的不断改组或改造。这三个命题紧密相连,构成了杜威教育哲学的核心,产生了具有世界性的影响。陶行知先生创造性地把杜威的教育哲学与中国的教育实际相结合,提出了“生活即教育”;“社会即学校”;“教学做合一”的教育理论,这在教学方法的发展史上具有突破性的意义,其思想闪烁着智慧的光辉。

尽管杜威、陶行知对教育与生活关系的认识都还存有某些缺陷,但它对20世纪的语文教育具有重要的意义,为我们从全新的视角观察教育与生活的关系提供了有益的启示。

叶圣陶先生是最早从语文的角度来认识语文与生活关系问题的。1922年,叶圣陶就针对当时国文教授“限于教室以内”、“限于书本以内”的弊端,明确指出:“趣味的生活里,才可找到一切的泉源。”他强烈地反对旧教育的利禄主义,指出:“读书作文的目标在取得功名,起码要能得‘食廪’,飞黄腾达起来做官做府,当然更好;至于发展个人生活上必要的知能,使个人终身受用不尽,旧教育根本不管。”他认为造成这种观念的根本原因在于旧教育脱离生活。旧教育“不以生活为本位,而以知识为本位是个人毛病。由于不以生活为本位,所以不讲当前受用”,“由于不以生活为本位,所以受教育成了一件奢侈事情,譬如穿一件绣花衣服,穿了固然体面,可是不穿又没有关系”。在1935年,叶圣陶就提出了“教育的目标,不外乎给予学生处理生活的一般知识,养成学生处理生活的一般能力,使他能够做一个健全的公民。”叶氏认为:“一个学生在学校里受教育,他的成绩好或是不好,要看他的智能发展到什么程度,要看他能否随时利用了学练的东西去应付现实生活,方可断言。”在百年语文教育发展的历史中,著名语文教育家吕叔湘、张志公、朱绍禹、刘国正先生都对这一问题提出过精辟的见解。作为语文教育著名史学家黄初先生对于前辈或同仁的这些意见,都了然于胸,十分熟悉,他的语文与生活观,可以说是继承了近百年来语文教育理论的精髓,并在此基础上有了发展与创新。

1988年初,顾先生发表了《语文教学要贴近生活》这篇论文,比较系统地表述了他对语文与生活关系问题的看法。顾先生认为:“语文教学工作者如果不去悉心研究人们在实际生活中运用语文工具的情况,并由此领悟过去教学因脱离实际生活而产生的种种弊端,任何改革设想都难免要落空,即使有时仿佛已经开花,这花也终将因无根而很快枯萎。所以我说,语文教学的改革,关键在贴近生活。这是‘根’。”从寻“根”——实际生活中语文运用的情况出发,他进一步从三个方面阐述他的这一观点:第一,根据实际生活中运用语文工具的规律来探求语文教学的规律;第二,根据实际生活中运用语文工具的众多场合来开拓语文教学的空间领域;第三,根据现代生活的发展前景来规划语文教学的未来。可以说,这篇文章是百年语文教育理论涉及到语文与生活关系问题论述最为全面、最为扎实、最为深刻的杠鼎之作。

突破即有发展,发展必须创新。顾黄初的语文与生活观,我以为主要是在以下几个方面取得了突破。

第一、本体切入——立论的突破。

顾黄初认为:“探讨语文教学的规律,首先就要研究在实际生活中人们运用语文工具的规律。换句话说,要懂得怎样‘教语文’,似乎就该先懂得在生活中人们怎样‘用语文’。”为了弄清人们在生活中怎样“用语文”这一复杂现象,黄初先生从“生理机制、操作方法、时间频率的制约”、“思想、知识、智力的制约”、“目的、对象、场合的制约”三个方面作了详尽地分析,并且认为,上述三个方面的制约关系是我们探索实际生活中运用语文教育规律的切入点。黄初先生对语文学习规律的认识是深刻而独到的。他认为汉语文的规律有儿点值得关注:(1)汉语文以单音节词为基础;(2)汉语词语的组合比较灵活,不同组合表达不同的含义;(3)汉语中多义现象和同义现象比较突出;(4)汉语的虚词,表义、表情的功能往往特别强;(5)汉语中有些词法蕴含着一定的文化内涵。他围绕语文与语言学、语文与文章学、语文与文艺学等方面撰写多篇探索语文教学教育规律的论文,在文中他十分注重语文学习规律与生活之间的密切联系。如在1980年撰写的《略论造句训练》一文中,他认为“应该从习见语言现象出发,找出我们汉民族语言在实际运用中的某些带有规律性的东西,以此作为造句训练的内容。大体说来,这些带规律性的东西,主要体现在语式、语序、语感、语调等几个方面。”他解释“立意造句”是“由教师规定一种情境,或指定一个范围,或确定一个中心,让学生写一段话”,“这是一种联系特定的语言环境来训练造句能力的方法,重在实用,比较有效。”黄初先生在这里不是在一般意义上去谈听说读写的经验,而是把语文教学与生活实际运用联系起来,并上升到规律的层面来认识。不仅如此,他还把探索语文规律置于现代语言学、现代心理学、现代文章学和现代思维学的宏阔背景之下,使之对语文规律的探索视野更为开阔,立论更为深厚。

第二,层面拓展——内容的突破。

黄初先生对语文与生活的关系从教学目的、任务、课程、教材、教法等众多层面切入,丰富了学科的内涵,并扩展了它的外延,显示了学科具有的理论性与学术性。黄初先生指出:“长期以来,我们都习惯于用‘文道统一’来解释语文教学目的任务,其中的‘道’,被规定为‘政治思想教育’,应该说,这样的解释,原则上是正确的。但从现代生活中语文工具实际所发挥的作用来看,它已经不仅是交流政治思想的工具和传播政治信息的工具。因此‘文道统一’中的‘道’,也不仅仅是政治思想教育,它的内涵应该更广泛,应该包括伦理道德教育、人生哲理教育、科学思维教育、审美情感教育、治学精神教育、人际关系教育等等。”“而且,语文作为一种重要的信息载体,几乎与社会生活的一切领域紧密联系着,它涉及的内容也必然延伸到所有学科的历史和现状,概念和方法等等,这些被语文承载和传播的信息,都应该置于‘道’的范围。”这种认识,显然超越了前人对“道”的理解与诠释。对于语文课程及教材编制,顾黄初更是殚精竭虑,花费了大量的心血,在艰难的跋涉中留下了坚实的足迹。他认为,语文教育的革新,是以语文本身的革新为前提、为先导,同时以新的教育观念、教育思想为核心、为灵魂,而这两者又以课程教材的革新为载体、为渠道。语文教材必须把眼光投向“语文与生活的广泛联系”则是他的一个基本视点。他认为教材要有价值、有竞争力,应当具备三个特点:一是有利于指导学生自学,二是有利于培养能力,三有利于学生的发展。既要注重“有趣”和“有味”,还要注重“有益”和“有用”。这些观点与九年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在某些方面不谋而合。

黄初认为:要摆脱语文教学“封闭性”的桎梏,必须把眼光投向实际生活中运用语文工具众多场合,从中开拓语文教学的空间领域。这些空间,包括学生的“各科学习生活”、“学校课余生活”、“校外组织生活”和“家庭日常生活”,是一个以学生语文课堂学习为轴心的全方位的生活空间,形成语文教学的“辐射型”的整体网络结构。这些空间的开拓,一方面可引导学生懂得“到处都可以学习语文”的道理,另一方面可以“使学生的听说读写,在内容上不断获得‘源头活水’,而不致流于空疏”。

第三,与时俱进——视点的突破。

与时俱进体现黄初先生语文联系生活的发展观。他总是站在时代发展前沿,用理性的目光去审视语文教学。他认为:“要谋求语文教学效率的提高,老是把思想封闭在四壁合围的教室里,把眼光死盯在篇幅有限的课本上,恐怕很难求得突破性的进展。语文是在生活的广阔天地里频繁运用的重要工具,要教学生掌握好语文工具,我们的思想要向广阔的生活开放,我们的眼光要向广阔的生活审视。”正因为如此,黄初先生在论述语文与生活关系问题,也是多光源聚焦,他既借鉴优秀的传统的语文学习经验,同时又用现代先进的教育理论进行透视,凸现语文与生活之间的关系。如他主张在语文教学中引进语体学的某些理论建树,就是因为:“要问怎样‘教语文’,前提是要正确理解并回答生活中怎样‘用语文’。当前语体学之所以被人们重视,正是‘生活’提醒的结果。”对于阅读教学中存在的弊端,他辩证地指出:“现代社会的一个越来越显著的特点是生活节奏的加快,过去我们的阅读教学,大半专注于锻炼‘咬文嚼字’、‘字斟句酌’的功夫,读书不求快而求精,这方面的功夫,当然是需要重视的;但今后必须引起我们的注意的新课题将是‘快速阅读’。”他认为,在现代社会,一切都讲究速度和效率,人们没有多少余裕时间来读不得要领的长文章,而要求用最经济的时间和精力来获得最新的、最精要的信息。因此,在作文教学中,缩写训练、概括训练、摘要训练、综述训练以及所谓跳跃式表达训练等等,将成为人们所重视的新课题。他还结合世界各国的一些具体做法,提出要从现代社会的实际出发,从生产和科研需要出发,注重培养学生写研究报告、调查报告、考察报告、市场信息评析、情报资料综述、科技说明文和科技议论文这一类实用文的能力。

黄初先生认为,继承的目的不是为了袭旧而是为了创新,而真正意义上的创新又必须以继承为基础和前提。创新者的头可以高昂在云天之外,而他的双脚却必定牢牢地站在大地之上。这不仅是对语文教育民族化、科学化、现代化之间关系的辩证思考,同时也是黄初先生自身语文教育实践与教育研究的真实写照。

 

 


*纪平,即潘纪平,原湖北《中学语文》主编,湖北大学文学院副教授。邮编430062

 

[①]本文引文均参见《顾黄初语文教育文集》,人民教育出版社,2002年9月版。

 

 

 


 

】【打印繁体】【收藏】 【关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