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顾黄初专栏 -> 顾黄初语文教育思想研究
促进语文教学的科学化与民族化相统一
2014-07-02 15:24:45 来源: 作者: 【 】 浏览:537

促进语文教学的科学化与民族化相统一
——顾黄初语文教育思想学习体会
胡 源*

 

在1996年《语文学习》第3期发表的《影响当今语文教坛的风云人物》一文中顾黄初先生自述:“我的语文教育观有三句话;1.语文教育是提高全民族素质的基础工程;2.语文学科教学改革的指导思想是“贴近生活”;3.语文是一门民族性很强的学科,它必须走民族化和科学化相结合的道路。”本文容量有限,仅对顾先生语文教育必须走民族化和科学化相结合道路的相关论述,谈谈自己学习的体会。

 


语文教学的科学化、民族化,是顾先生对叶圣陶语文教育思想研究之后提出的,他说:“对于语文教学科学化的涵义,人们的理解不完全一致。在我们看来,科学就是对客观规律的把握。语文教学科学化的本质涵义,应该是指整个教学的内容、形式,方法和过程,都符合人们学习和掌握本民族语文的规律。”顾先生对中国语文教育史研究成绩斐然,卓有贡献,他深知中国语文教育如果继续走传统的那封闭式的,私塾式的路子是绝对无出路的。长期以来,中国语文教学之所以落后、僵化,就是因为不科学,主要表现在:语文教学无序,采取的教学是灌注式、填鸭式,教育内容是固定的、僵化的,教师没有发挥主动性的可能。陶行知先生曾说过的:“学生是学会考,教员是教人会考,学校是变成了会考的筹备处。会考所要的必须教,会考所不要的不必教,甚而必不教。于是唱歌不教了,图画不教了,家事不教了,农艺不教了,工艺不教了,科学的实验不教了,所有课内课外的活动都不教了。所教的只是书,只是要考的书,只是会考的指南!教育等于读书,读书等于赶考。好玩吧,中国之传统教育!”陶行知指的是解放前的教育状况,可在如今的学校里依然存在这些现象。所以,顾先生说封建时代盛行的那一套陈腐的教育制度和教学方法,是实现教学科学化的最主要的障碍。

要如何做到语文教学科学化?顾先生对叶圣陶先生与夏丏尊先生在20世纪30年代力求使语文教学内容有序的改革予以肯定,同时指出“教学内容的系列化只不过是语文教学科学化的一个方面。而从学习者的角度说,要求教学内容符合他们的接受能力,适应他们的生理心理特征,使教学内容的序列同他们知识水平、生活阅历、生理心理因素的发展尽可能地协调一致,则是实现语文教学科学化的又一个重要方面。”“任何企图在语文教学的科学化上求得进展的人,若不研究学习者的特点,那末一切设想都将因为出于主观臆断而流于虚妄。”“任何一个人,在校接受教育的时间总是有限的,而在离校之后的生活和学习中所要接触的新事物、所要解决的新问题却是无限的,因此,学校教育的本旨无非是‘养成能力,养成习惯,使学生终身以之,’而不是也不可能是把学生所需要的一切全部给他们,仿佛学生出了校门就再也不用自己去研讨什么追求什么了。这是学校教育的特点和规律。实现语文教学科学化,也必须以这种科学观念作为指导思想”。顾先生最后说“教学内容的系列化,系列化了的教学内容能与成长着的学生心理生理特征相适应,教学的着眼点又始终放在培养能力、发展智力、最终形成良好的习惯上面;这也许是当前我们探讨语文教学科学化的三个互有联系的基本环节。”[①]顾先生关于语文教学科学化的这些见解,可喜的是都为今天的语文教学改革所实现或正在实现。最具有证明力的是《语文课程标准》(实验稿)的公布和实施。

在《语文课程标准》中无论目标、要求,还是结构、体例全都蕴含着素质教育的观念,体现着鲜明的时代气息,反映出语文教学科学化的特色。它是针对语文教学中多年来存在而未解决的教育理念滞后,课程结构单一,学生死记硬背,题海训练状况普遍存在的现象而制定的。它明确提出了“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是语文课程的基本特点” 。因为语文既有工具性,又有人文性,要求在语文教学中,不仅要注重知识的传授和运用,语感的培养,也要承担起“体认中华文化,厚植传统精神”的重任。在教学中要面向全体学生,使学生获得基本的语文素养,要遵循语文的特点和学生学习语文的规律,自主、合作、探究性的学习方式应得到积极的提倡和践行,要贴近学生的生活,培养和提高学生的品德修养和审美情趣,使他们逐步形成良好的个性和健全的人格,促进德、智、体、美和谐发展。

以阅读和习作为例,学习方式都要体现新的教学指导思想,要有新的教学方法。先说阅读教学,这是学生的个性化行为,应提倡学生在阅读思考的基础上发表独立见解,通过阅读实践逐步学会思考,学会读书。教师要珍视学生独特的感受、体验和理解,提倡多角度的、有创意的阅读,利用阅读期待、阅读反思和批判等环节,拓展思维空间,提高学生阅读质量。作文教学可从说话训练、口头作文开始,教师要选择贴近生活的话题,采取灵活的形式组织教学,对写作的要求应加强写作与生活的联系,重观察、重思考、重真情实感,要求说真话,说实话,说心里话,鼓励想象和幻想,鼓励有创意的表达。语文教学的科学性,在学生的学习方法上,应鼓励学生合作学习,这样可以发挥群体优势。教学模式可以是小组讨论,以加强互动交流,形成一种研究气氛。这种方法,也符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明确提出21世纪的学生应当“学会合作”的要求。再如探究性学习是为了突出语文实践的学习,让学生在语文学习实践中提高语文素质。它可以由语文课内向课外延伸,拓宽学生的视野,借助语文的工具,展现语文能力,培养学生的个性发展与创造性精神。再如综合性学习,它重在学习过程,重在激发学生的创造潜能,能较好地整合知识和能力运用于实践。再者,综合性学习在课程标准中是指“语文知识的综合运用,听说读写能力的整体发展,语文课程与其他课程的沟通,书本知识与实践活动的紧密结合”。语文教学科学化若要举例还可以说出不少,这里必须指出的是语文教学手段的现代化也是语文教学科学化的一个重要方面,它是在语文教学过程中使用各种不同类型的现代教育技术手段,借以提高教与学的效果,克服以教师讲解为主、以课本和书面资料为惟一教材的保守教学模式的弊端。概而言之,语文教学的科学化应该是教学内容序列化,教学过程的最优化,教学手段的现代化的综合体现。


 

顾先生还指出:“问题还有更重要的一面,那就是如何深刻理解语文教学的科学化和民族化的关系。”他说:“对于语文教学的科学化追求,往往无法脱离对于本民族语文的特点及其传统的学习方法的研究,换句话说,教学的科学化离不开教学的民族化。以学习本民族的语文为基本内容的语文学科的教学,尤其如此。”

民族化的一个关键问题是如何对待传统。中华古国具有深厚的文化传统,古代的语文教育传统“文以载道,借文明道”就是当今也不能否认其作用和意义,这应该是民族化的,理应继承;“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这是古人历代相传和提倡的,并躬身实践的治学方法,用于语文教学应该是民族化的,应该发扬光大。顾先生说“传统,需要科学的反思”,“因为传统是发展变化的,在发展变化过程中会分解出‘活流’和‘积淀’,而时代是个筛选器:一切符合事物发展客观规律、符合国情、符合民族生理、心理特征的观念和做法,时代将予以肯定,并按照新的时代需要加以充实和发展,这就是传统中的‘活流’,传统中的‘精华’;一切违背事物发展客观规律、违背国情、违背民族生理心理特征的观念和做法,时代将予以否定,并按照新的时代需要加以批判和抛弃,这就是传统中的‘积淀’,传统中的‘糟粕’。”“这样看来,对于传统进行科学的反思,就是要求:在消极方面,应当重视对于传统中的‘积淀’与‘糟粕’的批判和否定;在积极方面,应当重视对于传统中的‘活流’与‘精华’的把握和发展。”[②]顾先生通过以阐述叶圣陶先生的语文教学改革思想的实例指出:“针对着本民族的特点而设计和创造出来的教学方法,只要是符合人们认识事物的普遍规律的,它就必然具有理论上的科学性和实践上的有效性。”“与民族语文的特点相适应的传统的教学方法是不应该被弃置不顾的。”顾先生认为叶圣陶先生善于吸收外国的教育理论与教学方法,但却“从不脱离汉民族语文的特点和我们民族的传统精神、传统习俗以及中国青少年的心理生理特征,而生搬硬套外来的东西。”有一位学者说得好:时代的进程已经显示,我们无法抛弃传统、另找一个全新的文化生活空间;也不能维持传统,在封闭和凝固的精神氛围中建立现代化文明。因此,我们说对语文教学的改革既要注重科学化,但绝不能丢掉传统的东西。我们要发扬传统中于今有指导意义的语文教学方法。古代大教育家孔子说的一些学习箴言,如:“不愤不启,不悱不发。举一隅不以三隅反,则不复也。”还有“温故而知新”法,“一以贯之”法,“阙疑阙殆”法,“循序渐进”法,“正反两扣”法等,都是传统的被实践证明有效的教学方法。孔子思想的继承者孟子把教育人的方法归纳五种:有如及时雨灌溉万物般的,有以帮助人养成优良品德的方式的,有以诱导发展特有才干来教育人的,有以解答疑难问题来教育人的,有以间接方式影响人自学成才的,这些方法也被引入中国古代的教人读书方法之中,成了我国语文教学的传统方法。对传统的方法我们要继承,这种继承应该是在摒弃和改革中继承,也可以借鉴外国的先进教学方法加以改造。顾先生的语文教育研究告诉我们,对前人的东西应作一番审视,然后决定取舍。顾先生自己对中国语文教育史作了几十年的研究和探索,他说:“研究‘史’的目的,既是为了了解我们的珍贵遗产和优秀传统,更是为了明确我们今天研究的起点。”“以前我们有一个错觉,一谈到教材教法,好像是近10年或者近40年来新建的一门学科,其实早在半个世纪以前,在我国就有好多部很有理论价值的教学法专著问世。”[③]

为了探求实现语文教学民族化的道路,顾先生对有影响的教学法都作了精深研究和重点介绍,尤其对叶圣陶语文教育思想的研究全面、深刻,认为叶老的语文教育思想是深深扎根于民族语文传统教法的土地上的。对新发现的体现民族化与科学化相结合的教学法更是极力推荐。比如,蔡澄清先生的点拨教学法,顾先生就认为“是深深扎根于我国语文教育优秀传统土壤之中的,因此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是在现代教育心理学基础研究成果的基础上,把教学思想,教学方法、教学过程联系起来,加以综合的科学考察,初步形成一个较为完整的语文教学理论体系。”[④]顾先生对刘国正先生一直提倡的“继承中创新”的语文教育思想也褒奖有加,认为在探求新路的过程中“要始终坚信,作为以学习民族语文,传承民族文化为己任的语文教育,首先必须继承我国语文教育的优秀传统,走有中国特色的改革之路。”“继承和创新的辩证统一,是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继承的目的不是为了袭旧而是为了创新,而真正意义上的创新又必须以继承为基础和前提。创新者的头可以高昂在云天之外,而他的双脚必定牢牢地站在大地之上。”[⑤]


 

学习顾先生有关语文教学科学化与民族化相统一的一系列论述之后,我受到的最大的教益是:看清和明确了语文教育教学改革的方向和道路。在当今实施素质教育、创新教育的总方针指引下,语文教学改革尤需做到科学化和民族化的结合,以达到整体化和综合化。只有进行全面的改革,才能达到目标,光靠单项的、局部的改革、是难以取得全面的、持久的成效的。国家教育部从建国50多年来语文教育界人士的改革倡议和实践中也看出了问题的关键:要整体改,要综合改。因此在颁布的《语文课程标准》(实验稿)中开明宗义地说:“现代社会要求公民具有良好的人文素养和科学素养,具备创新精神、合作意识和开放的视野,具备包括阅读理解和表达交流在内的多方面的基本能力,以及运用现代技术搜集和处理信息的能力。语文教育应该而且能够为造就现代社会所需的一代新人发挥重要作用。面对社会发展的需要,语文教育必须在课程目标和内容、教学观念和学习方式、评价目的和方法等方面进行系统改革。”这些语文教学改革的新标准、新要求的提出,我们联系对顾黄初先生等一大批语文教育改革者的理论和实践,从中得到的启迪、获取的教益是显而易见的。它使我们对

促进语文教学的科学化与民族化相统一
——顾黄初语文教育思想学习体会
胡 源*

 

在1996年《语文学习》第3期发表的《影响当今语文教坛的风云人物》一文中顾黄初先生自述:“我的语文教育观有三句话;1.语文教育是提高全民族素质的基础工程;2.语文学科教学改革的指导思想是“贴近生活”;3.语文是一门民族性很强的学科,它必须走民族化和科学化相结合的道路。”本文容量有限,仅对顾先生语文教育必须走民族化和科学化相结合道路的相关论述,谈谈自己学习的体会。

 


语文教学的科学化、民族化,是顾先生对叶圣陶语文教育思想研究之后提出的,他说:“对于语文教学科学化的涵义,人们的理解不完全一致。在我们看来,科学就是对客观规律的把握。语文教学科学化的本质涵义,应该是指整个教学的内容、形式,方法和过程,都符合人们学习和掌握本民族语文的规律。”顾先生对中国语文教育史研究成绩斐然,卓有贡献,他深知中国语文教育如果继续走传统的那封闭式的,私塾式的路子是绝对无出路的。长期以来,中国语文教学之所以落后、僵化,就是因为不科学,主要表现在:语文教学无序,采取的教学是灌注式、填鸭式,教育内容是固定的、僵化的,教师没有发挥主动性的可能。陶行知先生曾说过的:“学生是学会考,教员是教人会考,学校是变成了会考的筹备处。会考所要的必须教,会考所不要的不必教,甚而必不教。于是唱歌不教了,图画不教了,家事不教了,农艺不教了,工艺不教了,科学的实验不教了,所有课内课外的活动都不教了。所教的只是书,只是要考的书,只是会考的指南!教育等于读书,读书等于赶考。好玩吧,中国之传统教育!”陶行知指的是解放前的教育状况,可在如今的学校里依然存在这些现象。所以,顾先生说封建时代盛行的那一套陈腐的教育制度和教学方法,是实现教学科学化的最主要的障碍。

要如何做到语文教学科学化?顾先生对叶圣陶先生与夏丏尊先生在20世纪30年代力求使语文教学内容有序的改革予以肯定,同时指出“教学内容的系列化只不过是语文教学科学化的一个方面。而从学习者的角度说,要求教学内容符合他们的接受能力,适应他们的生理心理特征,使教学内容的序列同他们知识水平、生活阅历、生理心理因素的发展尽可能地协调一致,则是实现语文教学科学化的又一个重要方面。”“任何企图在语文教学的科学化上求得进展的人,若不研究学习者的特点,那末一切设想都将因为出于主观臆断而流于虚妄。”“任何一个人,在校接受教育的时间总是有限的,而在离校之后的生活和学习中所要接触的新事物、所要解决的新问题却是无限的,因此,学校教育的本旨无非是‘养成能力,养成习惯,使学生终身以之,’而不是也不可能是把学生所需要的一切全部给他们,仿佛学生出了校门就再也不用自己去研讨什么追求什么了。这是学校教育的特点和规律。实现语文教学科学化,也必须以这种科学观念作为指导思想”。顾先生最后说“教学内容的系列化,系列化了的教学内容能与成长着的学生心理生理特征相适应,教学的着眼点又始终放在培养能力、发展智力、最终形成良好的习惯上面;这也许是当前我们探讨语文教学科学化的三个互有联系的基本环节。”[①]顾先生关于语文教学科学化的这些见解,可喜的是都为今天的语文教学改革所实现或正在实现。最具有证明力的是《语文课程标准》(实验稿)的公布和实施。

在《语文课程标准》中无论目标、要求,还是结构、体例全都蕴含着素质教育的观念,体现着鲜明的时代气息,反映出语文教学科学化的特色。它是针对语文教学中多年来存在而未解决的教育理念滞后,课程结构单一,学生死记硬背,题海训练状况普遍存在的现象而制定的。它明确提出了“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是语文课程的基本特点” 。因为语文既有工具性,又有人文性,要求在语文教学中,不仅要注重知识的传授和运用,语感的培养,也要承担起“体认中华文化,厚植传统精神”的重任。在教学中要面向全体学生,使学生获得基本的语文素养,要遵循语文的特点和学生学习语文的规律,自主、合作、探究性的学习方式应得到积极的提倡和践行,要贴近学生的生活,培养和提高学生的品德修养和审美情趣,使他们逐步形成良好的个性和健全的人格,促进德、智、体、美和谐发展。

以阅读和习作为例,学习方式都要体现新的教学指导思想,要有新的教学方法。先说阅读教学,这是学生的个性化行为,应提倡学生在阅读思考的基础上发表独立见解,通过阅读实践逐步学会思考,学会读书。教师要珍视学生独特的感受、体验和理解,提倡多角度的、有创意的阅读,利用阅读期待、阅读反思和批判等环节,拓展思维空间,提高学生阅读质量。作文教学可从说话训练、口头作文开始,教师要选择贴近生活的话题,采取灵活的形式组织教学,对写作的要求应加强写作与生活的联系,重观察、重思考、重真情实感,要求说真话,说实话,说心里话,鼓励想象和幻想,鼓励有创意的表达。语文教学的科学性,在学生的学习方法上,应鼓励学生合作学习,这样可以发挥群体优势。教学模式可以是小组讨论,以加强互动交流,形成一种研究气氛。这种方法,也符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明确提出21世纪的学生应当“学会合作”的要求。再如探究性学习是为了突出语文实践的学习,让学生在语文学习实践中提高语文素质。它可以由语文课内向课外延伸,拓宽学生的视野,借助语文的工具,展现语文能力,培养学生的个性发展与创造性精神。再如综合性学习,它重在学习过程,重在激发学生的创造潜能,能较好地整合知识和能力运用于实践。再者,综合性学习在课程标准中是指“语文知识的综合运用,听说读写能力的整体发展,语文课程与其他课程的沟通,书本知识与实践活动的紧密结合”。语文教学科学化若要举例还可以说出不少,这里必须指出的是语文教学手段的现代化也是语文教学科学化的一个重要方面,它是在语文教学过程中使用各种不同类型的现代教育技术手段,借以提高教与学的效果,克服以教师讲解为主、以课本和书面资料为惟一教材的保守教学模式的弊端。概而言之,语文教学的科学化应该是教学内容序列化,教学过程的最优化,教学手段的现代化的综合体现。


 

顾先生还指出:“问题还有更重要的一面,那就是如何深刻理解语文教学的科学化和民族化的关系。”他说:“对于语文教学的科学化追求,往往无法脱离对于本民族语文的特点及其传统的学习方法的研究,换句话说,教学的科学化离不开教学的民族化。以学习本民族的语文为基本内容的语文学科的教学,尤其如此。”

民族化的一个关键问题是如何对待传统。中华古国具有深厚的文化传统,古代的语文教育传统“文以载道,借文明道”就是当今也不能否认其作用和意义,这应该是民族化的,理应继承;“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这是古人历代相传和提倡的,并躬身实践的治学方法,用于语文教学应该是民族化的,应该发扬光大。顾先生说“传统,需要科学的反思”,“因为传统是发展变化的,在发展变化过程中会分解出‘活流’和‘积淀’,而时代是个筛选器:一切符合事物发展客观规律、符合国情、符合民族生理、心理特征的观念和做法,时代将予以肯定,并按照新的时代需要加以充实和发展,这就是传统中的‘活流’,传统中的‘精华’;一切违背事物发展客观规律、违背国情、违背民族生理心理特征的观念和做法,时代将予以否定,并按照新的时代需要加以批判和抛弃,这就是传统中的‘积淀’,传统中的‘糟粕’。”“这样看来,对于传统进行科学的反思,就是要求:在消极方面,应当重视对于传统中的‘积淀’与‘糟粕’的批判和否定;在积极方面,应当重视对于传统中的‘活流’与‘精华’的把握和发展。”[②]顾先生通过以阐述叶圣陶先生的语文教学改革思想的实例指出:“针对着本民族的特点而设计和创造出来的教学方法,只要是符合人们认识事物的普遍规律的,它就必然具有理论上的科学性和实践上的有效性。”“与民族语文的特点相适应的传统的教学方法是不应该被弃置不顾的。”顾先生认为叶圣陶先生善于吸收外国的教育理论与教学方法,但却“从不脱离汉民族语文的特点和我们民族的传统精神、传统习俗以及中国青少年的心理生理特征,而生搬硬套外来的东西。”有一位学者说得好:时代的进程已经显示,我们无法抛弃传统、另找一个全新的文化生活空间;也不能维持传统,在封闭和凝固的精神氛围中建立现代化文明。因此,我们说对语文教学的改革既要注重科学化,但绝不能丢掉传统的东西。我们要发扬传统中于今有指导意义的语文教学方法。古代大教育家孔子说的一些学习箴言,如:“不愤不启,不悱不发。举一隅不以三隅反,则不复也。”还有“温故而知新”法,“一以贯之”法,“阙疑阙殆”法,“循序渐进”法,“正反两扣”法等,都是传统的被实践证明有效的教学方法。孔子思想的继承者孟子把教育人的方法归纳五种:有如及时雨灌溉万物般的,有以帮助人养成优良品德的方式的,有以诱导发展特有才干来教育人的,有以解答疑难问题来教育人的,有以间接方式影响人自学成才的,这些方法也被引入中国古代的教人读书方法之中,成了我国语文教学的传统方法。对传统的方法我们要继承,这种继承应该是在摒弃和改革中继承,也可以借鉴外国的先进教学方法加以改造。顾先生的语文教育研究告诉我们,对前人的东西应作一番审视,然后决定取舍。顾先生自己对中国语文教育史作了几十年的研究和探索,他说:“研究‘史’的目的,既是为了了解我们的珍贵遗产和优秀传统,更是为了明确我们今天研究的起点。”“以前我们有一个错觉,一谈到教材教法,好像是近10年或者近40年来新建的一门学科,其实早在半个世纪以前,在我国就有好多部很有理论价值的教学法专著问世。”[③]

为了探求实现语文教学民族化的道路,顾先生对有影响的教学法都作了精深研究和重点介绍,尤其对叶圣陶语文教育思想的研究全面、深刻,认为叶老的语文教育思想是深深扎根于民族语文传统教法的土地上的。对新发现的体现民族化与科学化相结合的教学法更是极力推荐。比如,蔡澄清先生的点拨教学法,顾先生就认为“是深深扎根于我国语文教育优秀传统土壤之中的,因此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是在现代教育心理学基础研究成果的基础上,把教学思想,教学方法、教学过程联系起来,加以综合的科学考察,初步形成一个较为完整的语文教学理论体系。”[④]顾先生对刘国正先生一直提倡的“继承中创新”的语文教育思想也褒奖有加,认为在探求新路的过程中“要始终坚信,作为以学习民族语文,传承民族文化为己任的语文教育,首先必须继承我国语文教育的优秀传统,走有中国特色的改革之路。”“继承和创新的辩证统一,是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继承的目的不是为了袭旧而是为了创新,而真正意义上的创新又必须以继承为基础和前提。创新者的头可以高昂在云天之外,而他的双脚必定牢牢地站在大地之上。”[⑤]


 

学习顾先生有关语文教学科学化与民族化相统一的一系列论述之后,我受到的最大的教益是:看清和明确了语文教育教学改革的方向和道路。在当今实施素质教育、创新教育的总方针指引下,语文教学改革尤需做到科学化和民族化的结合,以达到整体化和综合化。只有进行全面的改革,才能达到目标,光靠单项的、局部的改革、是难以取得全面的、持久的成效的。国家教育部从建国50多年来语文教育界人士的改革倡议和实践中也看出了问题的关键:要整体改,要综合改。因此在颁布的《语文课程标准》(实验稿)中开明宗义地说:“现代社会要求公民具有良好的人文素养和科学素养,具备创新精神、合作意识和开放的视野,具备包括阅读理解和表达交流在内的多方面的基本能力,以及运用现代技术搜集和处理信息的能力。语文教育应该而且能够为造就现代社会所需的一代新人发挥重要作用。面对社会发展的需要,语文教育必须在课程目标和内容、教学观念和学习方式、评价目的和方法等方面进行系统改革。”这些语文教学改革的新标准、新要求的提出,我们联系对顾黄初先生等一大批语文教育改革者的理论和实践,从中得到的启迪、获取的教益是显而易见的。它使我们对语文教学科学化和民族化相统一的认识得到提高,将使我们的教学改革更为自觉。

 

 

 


*胡源,浙江绍兴文理学院上虞分院中文系教授。邮编:312300 

 

[①]顾黄初:《语文界一项重大而又迫切的任务——论学习和研究叶圣陶语文教育思想》,《语文战线》1982年第7期。

 

 

[②]顾黄初:《传统,需要科学的反思》,《语文学习》1986年第9期。

 

[③]顾黄初 闻达:《在贫瘠的土地上继续耕耘》,《语文学习》1992年第5期。

 

[④]顾黄初:《继承与创新相结合的可贵探索——学习蔡澄清中学语文点拨教学法》《中学语文教学》1998年第7期。

 

[⑤]顾黄初:《在继承中求创新——学习刘国正语文教育思想一得》,《课程·教材·教法》2001年第2期。

 

 

语文教学科学化和民族化相统一的认识得到提高,将使我们的教学改革更为自觉。

 

 

 


*胡源,浙江绍兴文理学院上虞分院中文系教授。邮编:312300 

 

[①]顾黄初:《语文界一项重大而又迫切的任务——论学习和研究叶圣陶语文教育思想》,《语文战线》1982年第7期。

 

 

[②]顾黄初:《传统,需要科学的反思》,《语文学习》1986年第9期。

 

[③]顾黄初 闻达:《在贫瘠的土地上继续耕耘》,《语文学习》1992年第5期。

 

[④]顾黄初:《继承与创新相结合的可贵探索——学习蔡澄清中学语文点拨教学法》《中学语文教学》1998年第7期。

 

[⑤]顾黄初:《在继承中求创新——学习刘国正语文教育思想一得》,《课程·教材·教法》2001年第2期。

】【打印繁体】【收藏】 【关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