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顾黄初专栏 -> 顾黄初语文教育思想研究
关于“语文教育是提高全民族素质的奠基工程”
2014-07-02 15:26:09 来源: 作者: 【 】 浏览:573

——顾黄初 先生的语文目的观

郭治锋*

 

通过对一个世纪中国语文教育的发展历史尤其是前半期有重要影响的诸多语文教育家教育活动和教育思想的潜心研究,顾黄初先生形成了自己的语文教育思想。对此,他曾这样概括:“我的语文教育观有三句话:1.语文教育是提高全民族素质的奠基工程;2.语文学科教学改革的指导思想是‘贴近生活’;3.语文是一门民族性很强的学科,他必须走民族化和科学化相结合的道路。”[①]笔者认为,顾先生的这“三句话”,正好揭示了语文教育的本质和规律,解答了当前语文教学中最具根本性的几个问题。以往的语文教学之所以总是少慢差费、高耗低效,一个根本原因,就在于还有太多的人们、包括语文教师一直缺乏这样的“语文教育观”;只有使绝大多数的语文教育工作者对语文教学形成了这样的认识,我国中小学的语文教学才有出路。

本文先谈谈对“三句话”中 “语文教育是提高全民族素质的奠基工程”这第一句话的理解。

“语文教育是提高全民族素质的奠基工程”。无疑,这是讲语文及语文教育的重要性的。语文很重要,语文教育必须给予充分的重视。关于这一点,应当说过去人们并不含糊。从中国整个教育发展的历史来考察,从两三千年前的“六艺”教育,到以后长时期的“极端混合”教育,再到最近100年的分科教学,不管哪一个时期,语文始终都是其中最基本的内容或最主要的科目,受到了学校、学生家长以及国家和社会的最大重视与最多关注。即是在语文教育的质量问题频频引起人们强烈不满的上个世纪的最后几十年,语文也还是中小学校里的第一门课程和“老大”课程。可以这样说,在现在中小学的所有教学科目中,还没有哪一门能享有比语文更高的地位,能受到比语文更多的重视。现在的问题是,过去人们为什么要重视语文?语文教育的功能和价值究竟是什么?我们现在的中小学开设语文课,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们知道,独立设科前我国1000多年间的传统语文教育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教学脱离语言实际和生活实际,而完全受制于科举考试,整个语文教育的目的就“在于使受教育者获得参加科举考试的写作能力”[②]。读书人十载寒窗所走的道路就是:识字—→读书—→作文—→考试—→做官。这一时期人们重视语文教育,就是因为它能够使学习者出人头地、光宗耀祖,改变一个人、一个家庭乃至一个家族的命运。1902年以后,新式学校的开办,语文的独立设科,开始有了对语文课程目的、任务、内容、方法等进行专门规定的《课程标准》、《教学大纲》等各种文件。这些文件,因为形成的背景不同,颁布的时代不同,所以在具体内容的表述上往往不尽相同甚至表现出较大的差异。但不管怎么说,有一点却是共同的,即都强调语文的实用功能和教育作用,注重培养学生实际运用祖国语文的能力。然而这些以国家政府法令的形式对语文教育的方向、目标等重大问题所进行的具体规定,在发布出来以后并没有引起包括相当多语文教师在内的社会大众的特别注意,因而其影响也就十分有限。

这100年来,人们之所以一直重视语文学科和语文教学,最主要的原因,其实与语文独立设科前并没有多少区别,也就是这么两点:一是语文有用;二是为了考试。关于第一点,这是一种非常古老的观念,自从有了语文教育人们便就有了这样的一种朴素的观念。多少年来,人们送孩子上学读书,一个重要的出发点,就是因为都知道只有这样孩子将来才可以识文断字,才可以写条据,才可以不再因“睁眼瞎”而受欺。而第二点,那则是1300年间的科举时期人们接受教育的基本目标。虽然科举制度在清朝末年就已废止,但千百年来它“学而优则仕”、“考而优则仕”所形成的那种传统、那种“科举精神”却似乎已深入国民的骨髓。所以100年来尽管中国的社会不断地天翻地覆,中国的教育也因之而发生了一次又一次重大的变革,但考试在人们心目中的神圣地位却很少动摇。语文,因为一直是“主课”,是各种考试的必考科目,所以也就成了每一个学生升级、升学乃至今后就业和将来各种晋升的最大一块“敲门砖”。于是,语文课便一直享有了比较高的地位,也受到了教师、学生尤其是学校和学生家长的高度重视。这两点原因,如果说,在以前,在只有一小部分儿童才能够上学的年代,人们还比较看重第一点的话,那么,在基础教育日益普及的今天,在人们的心目中,恐怕只剩下这后一点了。

把语文看得很重要,对语文课给予充分的重视,这是对的,也是必须有的态度。但是,如果在语文独立设科、语文教育脱离科举考试以后这么长的时间直到今天,大家对于语文教育的目的以及重要性的认识还和从前一样,依然停留在100年前甚至更早时期的水平,则显然是落后的、不合时宜的。当年的清朝政府之所以要采纳洋务派、维新派们的建议,废八股,停科举,兴学校,定学制,创办新式教育,就是因为中国旧有的那一套教育制度已经不能培养出时代所要求的各种人才,成为阻碍中国社会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没想到,在此基础上建立起来并经过近一个世纪的变革的现代语文教育却在这个带有方向性的最根本问题上依然与科举时代保持一致。这不能不说是中国教育的一大怪象。

人们的观念必须更新。对于语文及语文教育的目的、功能和重要性必须重新认识。

应该说,100年来国家历次颁布的语文《课程标准》、《教学大纲》中关于语文的特性和语文教育的功能的表述大都还是比较科学的,其功绩也是不能完全抹杀的。但是,受时代的局限和当时人们认识水平的制约,直到20世纪80年代中期,这些权威说法的局限也还是比较明显的。其中,最普遍、最突出的,就是功利性太强。由于当初废除科举制度、实行新式教育的目的,就是为了“自强”、“求富”、“救国”,就是为了培养出“经世济用”的人才,所以在这种背景之下诞生的现代语文教育从一开始就带上了明显的功利化色彩;而在整个20世纪世界范围内长期占统治地位的实用主义的教育思想又进一步强化了这一倾向。于是,100年的中国语文教育在指导思想上便一直很看重它的实用功能,非常注重对学生各种实用语文能力和技能的培养。这种倾向发展到一定时期,语文自然便被看成了一种“工具”,而且是一种“最重要的交际工具”。既然语文只是一种工具,那么,语文教育的目的,毫无疑问,也就是让学生掌握这个“工具”。

这样认识语文的性质和功能并因此而对语文教育给予更多的重视,这比起只把语文当做是一种考试的科目或各种选拔晋升的“敲门砖”来看,当然是一种极大的进步。但是语文的价值和语文教育的作用却绝不仅此而已。语文是一种工具,但又不是一般的工具,而是传递信息的工具,是人类特有的用来思维和交流思想的工具,是学习的工具和工作的工具。它不仅与传统的用以生产物质资料的各种工具有着本质的区别[③],而且与今天的“电脑”这种似乎可以代替人脑的现代化智能工具也完全不同。它是一种工具,但又绝不仅仅是一种工具。作为一个民族的共同语和一个人的母语,关于它的价值,有很多学者、教育家等多方著名人士都进行过论述。俄罗斯教育科学的奠基人、世界著名教育家乌申斯基说:“在民族语言明亮而透彻的深处,不仅反映着祖国的自然,而且反映着民族精神生活的全部历史。……一个民族把自己全部精神生活的痕迹都珍藏在民族的语言里。”“本族语是一切智力发展的基础和一切知识的宝库,因为对一切事物的理解都要从它开始,通过它并回复到它那里去。”[④]加拿大著名学者大卫·杰弗里·史密斯在他的《全球化与后现代教育学》一书中写道:“从深层的含义上讲,我们的语言包含着我们作为一个民族的历史,他反映出大家的欲望、遗憾和梦想;它在沉默不语时甚至在诉说着我们想忘掉的一切。”[⑤]日本很有名的教育家小原国芳更明确指出:“国语教学不只是简单的文字或字母用法和段落句读的问题,除此之外,更重要的是内容问题。国语不是训诂之学,而是活思想问题,是川流不息的生命。”[⑥]法国著名作家都德在他的小说《最后一课》里也借用韩麦尔先生地话深情的说:“亡了国当了奴隶的人民,只要牢牢记住他们的语言,就好象拿着一把打开监狱大门的钥匙。”[⑦]这类观点近几年在我国语文教育界也时有耳闻。中央教科所所长、中国教育学会语文教学法专业委员会理事长阎立钦在他主编的《语文教育学引论》中当阐述“语文教育的本质”时说:中国的“国语”“不仅是一般的社会交际工具,同时也是中华民族成员的智育、德育以及民族精神发展的源流。”[⑧]著名语文特级教师、福州一中的陈日亮老师在他很有影响的《得法养习,历练通文》一文中写到:“语文是工具,但它不是独立于使用者的一个客体工具,也不是需要时才拿起使用的工具,而是随时随地都要使用的工具,是人的生命行为中须臾不可或离的工具。说它是工具,毋宁说它就是一种生命行为。”[⑨]这些说法,尽管使用的具体言语不同,但表达的意思却几乎完全一样。即都是说,语文不只是一种工具,而且还承载着思想和文化,尤其是融汇着使用者及其所属民族的精神和生活;每一个人、每一个民族的语文,都与这个人和这个民族的经历或历史不可分离。语文既然被认为是这样一种东西,那么,语文教育的作用当然就绝不仅仅局限于认知和技能的领域,而必然有更多、更大的效能;语文教育的目标也就不能只满足于使学生掌握一种实用工具,老是死盯着读、写、听、说这么四种能力,而应当有更高、更远的追求。从这样的认识出发来对语文教育的功能和价值进行概括,那最精当的表述,只能是:“语文教育是提高全民族素质的奠基工程”。

100年来历次《课程标准》、《教学大纲》中关于语文教育目的、功能的规定,虽然从表面上看,与单纯为了考试的科举时代的语文教育毫不相干,但它们在教学目标上所表现的那种明显的功利性和对学科性质理解上的片面性,同样使得语文教育受到了扭曲。100年来尤其是近50年我国的中小学语文教学,最突出的问题,除了明显的应试目的而外,就是教学内容的干瘪和教学方法的死板。而这一切的总根源,就是因为对语文教育的本质和功能还缺乏科学的认识。为什么最充满情趣与诗意、最能吸引学生的语文,到头来却大都变成了最枯燥乏味、最令学生厌倦乃至恐惧的课程?就是因为语文教学活动中有太多刁钻古怪的试题,有太多机械烦琐的训练,有太多穿靴戴帽的分析。

一方面,是社会大众包括部分语文教师的观念还没有从古老的科举精神中摆脱出来,还在受根深蒂固的应试教育倾向的支配;另一方面,是国家制定的用以专门规范教学行为、指导教学活动的最权威文件,在对最根本性的问题的解释上认识还不能到位。难怪我国中小学的语文教学长期以来总是少慢差费、高耗低效,总是走不出被指责、被埋怨乃至被声讨的尴尬境地。

“语文教育是提高全民族素质的奠基工程”这句话的最大意义,就在于它对语文教育的功能和价值作出了最为科学的概括,准确、深刻地揭示了语文和语文教育的本质。将语文教育摆到 “为提高全民族素质”“奠基”的高度,这就突破了以往千百年来语文教育只是作为考试的附庸或者人们获取一种技能的手段的观念,不仅极大地提升了语文学科的地位,而且也为语文教学指明了方向。它不仅纠正了长期以来包括语文教育界在内的社会大众在语文教学目的、任务和作用等方面的模糊或错误认识,而且也是对历来国家颁布的语文《课程标准》、《教学大纲》等权威文件有关表述的修正和完善。依此出发,语文教学中的很多具体问题都可获得科学的说明和正确的解答。所以,顾黄初先生的这句话是对现代语文教育理论的重大贡献。这句话如果能被更多的人们所理解和接受,无疑会对改进今天的语文教学产生重要的促进作用。

令人欣喜的是,这个愿望现在已正在开始变为现实。我们看到,在近十几年来尤其是最近七八年间理论界开展的这又一场关于语文学科性质的辩论、争鸣当中,很多人的观点与顾先生的这个思想已非常接近;而且从1996年以后,国家几次修订、颁布的语文教学大纲这类文件已经比较明显地吸收了这一思想。如关于语文的性质:1996年的《全日制普通高级中学语文教学大纲(供试验用)》,就不再说语文是“基础工具”,而且也不只是“最重要的交际工具”,还是“最重要的文化载体”;2000年的小学、初中、高中《教学大纲(试验修订版)》及2001年的《全日制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实验稿)》则干脆就说“语文是最重要的交际工具,是人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再如关于学科或课程的作用:1996年的大纲第一次有了“提高民族素质”的说法;到2000年则更进一步:“语文学科是一门基础学科,对于提高学生思想道德素质、科学文化素质,对于学生学好其他学科、今后工作和继续学习,对于弘扬民族优秀文化和吸收人类的进步文化,提高国民素质,都具有重要意义”(《全日制高级语文教学大纲》);而2001年的《课程标准》中,“语文教育是提高全民族素质的奠基工程”这句话的痕迹就更为明显了:“语文课程应致力于学生语文素养的形成与发展。语文素养是学生学习其他课程的基础,也是学生全面发展和终身发展的基础。语文课程的多重功能和奠基作用,决定了它在九年义务教育阶段的重要地位”。可以说,顾黄初先生较早提出的“语文教育是提高全民族素质的奠基性工程”的这个思想,目前在理论界已基本取得了共识。

但愿全社会的人们都能把语文教育看作是“提高全民族素质的奠基工程”,更但愿有更多的一线的语文教师能自觉地去实践顾黄初先生的这一教育思想。

本来,顾黄初先生的“三句话”是一个有机的整体:“语文教育是提高全民族素质的奠基工程”,是就语文课程的目的而言的;“语文学科教学改革的指导思想是‘贴近生活’”,是就语文教学的方法而说的;而“语文是一门民族性很强的学科,它必须走民族化和科学化相结合的道路”,则是语文教育必须遵循的原则。“三句话”虽侧重点不同,但在句意上是前后相连、紧密相关的,所以最好放在一块讨论。本文为了行文上的方便,先集中谈对第一句话的理解。

 


*郭治锋,甘肃省庆阳师专中文系副教授,甘肃省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会常务理事。邮编:745000

 

[①]转引自闻达:《影响当今语文教坛的风云人物》,《语文学习》1996年第3期。

 

[②]张志公:《关于改革语文课程、语文教材、语文教学的一些初步设想》,引自《张志公文集·语文教学论集》(广东教育出版社1991年第1版)第9页。

 

[③] 参看张志公《说工具》一文,见《张志公文集·语文教学论集》(广东教育出版社1991年第一版)第52—54页。

 

[④] 转引自阎立钦:《一个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载《教育研究》1999年第1期。

 

[⑤][加拿大]大卫·杰弗里·史密斯著,郭洋生译:《全球化与后现代教育学》,教育科学出版社2000年版。

 

[⑥]转引自阎立钦:《一个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载《教育研究》1999年第1期。

 

[⑦][法国]都德:《最后一课》,见人教版初中语文课本第1册。

 

[⑧]阎立钦主编:《语文教育学引论》,高等教育出版社1996年5月第1版。

 

[⑨]陈日亮:《得法养习,历练通文》,载《课程·教材·教法》1996年第1期。

 

 

 


 

】【打印繁体】【收藏】 【关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