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顾黄初专栏 -> 顾黄初语文教育思想研究
以“史”为鉴,推进当今语文教育改革
2014-07-02 15:33:54 来源: 作者: 【 】 浏览:583

——学习顾黄初 先生的语文教育思想

 

徐林祥*

 

1954年,刚刚从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走上工作岗位的青年顾黄初,曾在《光明日报》上发表题为《走在铺满鲜花的道路上》的文章,抒发他献身教育事业的豪情壮志。近半个世纪,顾先生由中学教员到大学教授,无论是风是雨,无论荣辱毁誉,始终在辛勤地耕耘。特别是近20多年来,顾先生先后出版了《现代语文教育史札记》、《叶圣陶语文教育思想讲话》、《语文教育论稿》、《语文教材的编制与使用》、《语文课程与语文教材》等多种著作,主编了《中国语文教育》、《中学语文教师高级进修读本》、《语文大世界》、《中小学各科学法指导》等多种丛书,另与李杏保先生合编了《二十世纪前期中国语文教育论集》和《二十世纪后期中国语文教育论集》;发表论文、序跋、书评近300篇。正由于顾先生对中国语文教育做出了杰出的贡献,上海《语文学习》杂志1996年第3期“世纪回眸”专栏誉之为“影响当今语文教坛的风云人物”。

 

 

顾先生对语文教育的研究是由“史”展开的。20多年前,顾先生由于工作需要,从教“现代文选”转而教“语文教学法”。教“现代文选”,十分重视宏观的历史文化背景的探讨;一旦转到“语文教学法”,就明显地看到了这门学科以往研究的一个“空白”--“史的空白”。而对于一个比较成熟的学科来说,在它的领域里是不可能没有“史”的考察和审视的。于是,顾先生就自找麻烦,自加压力,在教学之余去进行语文学科教育史的研究,开拓了中国现代语文学科教育史研究的新领域。1987年,他与陈必祥等先生合作的《中国现代语文教育发展史》由云南出版社出版,作为我国现代语文教育史研究的奠基之作,该书勾勒出中国现代语文教育发展的基本轮廓。1991年,顾先生的《现代语文教育史札记》由南京出版社出版,该书以札记的形式探讨了现代语文教育史上的重要人物、著作和事件,对蔡元培、刘半农、梁启超、胡适、王森然、黎锦熙、叶圣陶、夏丏尊、朱自清、陈鹤琴、艾伟、阮真、于在春等语文教育家的语文教育思想都有专论。同年,他与李杏保先生合编的《二十世纪前期中国语文教育论集》由四川教育出版社出版,这是一部反映语文独立设科到新中国建立近半个世纪语文教育研究实绩的史料集。他们从浩如烟海的文献史料中剔抉爬罗,搜集整理,展示了78位前辈学者的88篇研究语文教育的论文,约60万字。该书“导论”从“文”和“言”、“文”和“道”、“文”和“知”、“教”和“学”、“教”和“研”五个方面,着重就语文教育内部制约因素的分合消长、主从聚散,大致描绘出我国现代语文教育发展的基本规律。该书曾获第六届全国图书金钥匙奖优胜奖。顾先生对语文教育史上的一代宗师叶圣陶,更有专门研究,他的《叶圣陶语文教育思想讲话》是国内第一部系统研究叶圣陶语文教育思想的专著,1994年由开明出版社出版。1997年,他与李杏保先生合著的《中国现代语文教育史》由四川教育出版社出版,作为一部相对晚出的语文教育史专著,该书资料更为翔实,分期更为合理,线索更为清晰,内容更为充实,且新意迭出(如第四章对艾伟阅读心理研究的评述,第七章对叶圣陶、吕叔湘、张志公语文教育论著的导读都相当精采)。该书论述内容起于晚清,止于1994年。其中,第八章以较多的篇幅,首次论述了新时期呼唤语文教学个性的回归,语文教育观的更新与语文教学的整体改革,语文课程、大纲和教材的建设,语文教育的研究阵地和理论体系建设等问题。该书是目前代表这个领域研究最高水平的著作,曾荣获国家首届教育图书奖二等奖。2000年,他与李杏保先生合编的《二十世纪后期中国语文教育论集》又由四川教育出版社出版,这是一部反映新中国成立以来半个世纪语文教育研究实绩的史料集。全书精选语文教学研究论文183篇,约100万字。该书“引论”将这50年间语文学科的建设和发展概括为四个“转变”:一是从较多地关注政治性转变为在关注政治性的同时较多地关注规律性;二是从较多地强调统一性转变为在统一基本要求前提下努力实现多样性;三是从较多地尊重本本、尊重权威转变为在正确路线指引下尊重调查、尊重实验、尊重多学科的综合考察;四是从较多地重视“舶来品”的引进和借鉴转变为较多地重视在引进“舶来品”的同时更注重研究我国本民族的文化,继承和发展我国语文教育的优秀传统。刘国正先生在为该书所写的序言中称:“读者诸君,如能把《二十世纪中国语文教育论集》的《前期》和《后期》都拿来置于案头,连起来翻读和查阅,一定能对我国现代语文教育的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发展轨迹,了然于胸,并为我国语文教育研究代有新人而感到自豪。”

 

 

顾先生研究语文教育史,有一条原则:为现实需要服务。既扎根于深厚的民族的历史的传统之中,又表现出强烈的科学的现代的改革意识,这是读过顾先生的论文集《语文教育论稿》(人民教育出版社1995年版)的师友们共同的感受。比如:顾先生在研究语文教育史的过程中,发现近百年来我国的中小学语文教科书,从纵向上看,有一条明显的发展演变的脉络;从横向上看,全国并无统一的用书规定,大小书店都可以按照政府颁布的课程标准编制、出版教科书。他从这样一些史实中,看到了建国以来语文教材建设方面的一个弊端:统一性限制了多样性。1980年,他便发表了《改革中学语文教材之我见》,提出了试行分编本教材,在全国统一要求的前提下实现教材的多样化的设想。后来的实践,也证明了顾先生当时提出的设想是正确的、必要的。1986年,原国家教委为推行教材的多样化,改以往的编审合一制为编审分开制,专门成立了一个全国中小学教材审定委员会,顾先生被聘为首届、二届、三届中学语文学科审查委员。1996年,他与顾振彪先生合作完成的《语文教材的编制与使用》一书,由江苏教育出版社出版。全书除绪论外,共分十一章:第一章总论语文教材的性质,内容涉及语文教材的种种内部关系和外部关系,语文教材的功能等;第二章至第四章从静态和动态两个不同的角度论述语文教科书的结构及其类型,中学语文教科书编制的一般方法,以及中学语文教科书的使用问题;第五章至第七章按现代实用文、现代文艺文、古代文言诗文等三个不同侧面,对中学语文教科书中的范文系统作剖析,重点在审视各类范文的性质、特点、功能、编制方法和教学处理要求等;第八章至第十章对语文教材中其他样式,如语文教学指导书、语文视听教材、语文课外辅助教材等的编制和使用进行探讨,最后一章是对建国以来的中学语文教科书编制成果的回顾和对未来中学语文教材建设前景的展望。该书曾获江苏省第五次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三等奖。

 

 

就语文教育改革的研究而言,顾先生的观点主要有三:一是语文教育是提高全民族素质的一项奠基工程;二是语文教育改革的根本指导思想是“贴近生活”;三是语文教育改革的方向是走民族化和科学化相结合的道路。

所谓素质,简单地说,就是指在人的发展过程中所获得的社会发展所需要的,能够在未来社会中具有较强的适应能力和生存能力的特性。提高全民族的素质,特别是提高全民族新一代的素质,是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社会进步、民族振兴的关键所在,而实施素质教育,又是提高人的素质的前提。这在今天已成为人们的共识。顾先生的贡献在于他不仅看到了教育在提高全民族素质过程中的重要作用,而且揭示了语文教育在提高全民族素质过程中的特殊作用。

顾先生把语文教育看作是提高全民族素质的一项奠基工程。这首先是因为语文教育为人们接受教育提供了一种最基本的凭借。说到受教育,就得有最基本的交际工具、知识载体和传播媒介。这个最基本的工具、载体和媒介,不是别的,正是本民族的语言文字。学会听话说话,学会识字写字,进而学会读书作文,训练并形成使用祖国的语言文字来准确地理解和恰当地表达的能力,这是一个人接受教育的最基本的条件。其次,语文教育也为人们认识世界、了解人生提供了一个最重要的凭借。在学校开设的众多的课程中间,语文是一门比较特殊的课程。语文学科不但有自己的知识系统,如语音学、文字学、词汇学、语法学、修辞学、文章学等等,而且它为其它学科的学习提供了最重要的凭借。例如,学生物,就得以系统阐述有关生物知识的文字材料或图像材料作为教材;学历史,就得以系统叙述人类社会发展演变过程的文字材料或图像材料作为教材。第三,语文教育还为人们提高认识、丰富情感、激活思维提供一个有血有肉的凭借。就语言文字运用的规则、方法和技巧等知识的习得来说,主要不是通过记忆概念、定义获得的,而是通过研读、诵读各类的典范的语言文字作品逐步理解和掌握的。语文学科指导学生阅读的那些典范的语言文字作品,往往是作者对自然、对社会、对人生的卓越见解、独特感受的集中体现;语文教师指导学生说话、作文,也多数是把如何识别真善美和假恶丑,如何爱所当爱、憎所当憎,如何进行创造性的思维活动等等作为训练的出发点和归宿的。总之,语文学科的教书和育人之间有着一种天然的联系。是否认识到语文教育是一项提高全民族素质的奠基工程,直接关系到语文教育工作者的教育教学行为。只有在思想上认识到这一点,才能在行动上时时、处处目中有“人”,把培养人、提高人的素质作为最终的目的,而不至于误把手段当成目的。

语文教育,顾名思义,就是以学语文、用语文为基本内容的教育活动。如何学、如何用,这里面大有学问。按照顾先生的看法,语文教育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要“贴近生活”而不要“脱离生活”。早在1988年初,顾先生即发表了《语文教育要贴近生活》的论文。顾先生关于“语文教育要贴近生活”的观点包括三层意思:一是要根据实际生活中运用语文工具的规律,来探求语文教学的规律。这就是说,要懂得怎样“教语文”,该先懂得人们在实际生活中怎样“用语文”。“教”的规律潜藏在“用”的规律之中。二是要根据实际生活中运用语文工具的众多场合,来开拓语文教学的空间领域。顾先生认为,如果语文教师都能引导学生懂得“到处都可以学语文”、“语文应用的外延与生活的外延相等”的道理,如果学生个个都能在语文课堂之外的广阔天地里学习语文,训练自己对于语言现象的敏锐感受力,那么,我们的语文教育工作就已经成功了一大半。三是要根据现代生活的发展前景来规划未来的语文教学。生活本身是在不断发展、不断更新的,生活中“用语文”的状况也必然要随之发展、随之更新。“语文教育要贴近生活”的观点,对于突破原先语文教育的“封闭”状态,形成现代的开放式、辐射型的大语文教育的格局,起到了很好的促进作用。

语文教育与其他学科的教育一样,有一个如何实现教育内容、方法、手段的现代化问题。对于语文教育的现代化,有两点必须充分重视:一是汉语文的特点,二是汉语文教育的传统。然而,对于汉语文的特点与汉语文教育的传统,似乎是个谁都可以说几句但谁又都说不清楚的问题。作为一个改革方向,顾先生提出了“民族化和科学化相结合”这样一个着眼于宏观的命题。中国的语文教育是以汉语汉文为基本内容的教育活动,所以必须充分重视汉语汉文的特点和教育传统,体现出民族的风格和特点。一个真正的、尊重科学的改革者,他决不可能对民族历史、民族传统抱虚无主义的态度。恰恰相反,改革者往往同时也是历史传统的批判继承者,在文化领域和教育领域,尤其是如此。当然,在坚持民族化的同时,从提高效率的目标出发,又必须坚持科学化,其中包括重视教学内容的序列化、教学过程的最优化和教学手段的现代化等等,使民族化和科学化很好地结合起来。

从这一观点出发,顾先生在1996年发表的《关于语文教育研究》一文中明确指出:未来的语文教育决不可能出现“全新的格局”,它只是当前的语文教育在改革中的发展和延伸。在这篇文章中,顾先生将未来语文教育的特点概括为:⑴未来的语文教育将以语言学、文章学和文学为三大理论支柱。当然,语文首先是姓“语”,但由于三者侧重点不同,语文教育将形成多种模式、流派和风格的格局。这些模式、流派和风格都将在新世纪的教学实践中接受检验。⑵未来的语文教育将把传播我国优秀的传统文化修养和道德情操作为自己的神圣职责,通过语文教育与现实生活相沟通、与其他学科的学习相结合,全面提高受教育者的语文素质。⑶未来的语文教育将更加体现出科学的有序性。文字、文章、文学、文化,都应该是语文教育中应有之义,当然,随着学段的递增,四者的侧重点可以有所不同。⑷未来的语文教育随着计算机的普遍使用,随着人机对话成为现实,读写听说训练的内容和方法将会出现新的变化。诸如文字和语音的标准化,印刷文字阅读能力和屏幕文字的阅读能力并重,文字检索能力和电脑检索能力、汉字书写能力和汉字编码输入能力并重,用最经济的文字传达准确而丰富的信息的能力将被人们高度重视,文字教材和光盘教材并存而使课堂教学方式出现新的变化,为练而写和为需而写并存而对写作教学提出新的要求等等。⑸未来的语文教育要求语文教师的知识结构、能力结构以及道德素养,能与时代的发展相适应。为此,师范院校中文专业将进行课程结构改革,以利于培养以文为主、文理兼擅的复合型人才;在职教师将定期或不定期地重返学校进修提高,以不断更新和改善自己原有的知识和能力的结构。面对世纪之交,顾先生满怀激情地说:语文教育的这些变化将如同20世纪之初的白话文、国语标准音、简化字和新式标点符号的出现一样,成为新世纪孕育出来的新生儿。

 

 

顾先生深信:研究过去,就可以明白现在;研究过去和现在,就可以窥测未来。顾先生以“史”为依托、为切入口,鉴古而铸今,推陈而出新,为当今语文教育改革服务,形成了以他为代表的中国当代语文教育研究中的“史论”一派。正因为顾先生对当今语文教育的论述都有其历史依据,能使人知其然而且知其所以然,所以,他对语文教育改革的意义、指导思想和方向等的论述,往往能切中肯綮,令人信服。针对于20世纪90年代末出现的“批判工具论”、“反对淡化文学教育”的呼声,顾先生就曾引述20世纪50年代末“反对把语文课上成政治课”和“不要把语文课上成文学课”的历史经验,告诫广大语文教师冷静地对待这场语文教育大讨论,并提出从这场讨论中吸取对祛弊兴利有益的养料的主张。

面对21世纪的到来,顾先生还经常勉励语文教育研究工作者:一是要进一步学习和宣传现代教育思想,学习和宣传我国传统语文教育中符合教育科学规律的东西;二是要深入研究汉字、汉语、汉文的特点及其学习规律,并借助研究的成果,设计出一种或多种适应不同学段特点、可以操作和检测的教育教学方案;三是要进一步总结以往各种语文教科书编制的经验;四是研究在电脑时代语文教育方式方法的新变化;五是要进一步研究在现代化建设突飞猛进、社会对人才的需求发生巨大变化的背景下语文教育的课程结构。他尤其期望在青年语文教育研究工作者的队伍里能够多涌现出一些这方面的专家。聆听顾先生的教诲,真是有如坐春风的感觉。在步入21世纪的今天,认真学习顾黄初先生的语文教育思想,对于推进当今的语文教育改革,无疑是有积极意义的。


* 徐林祥,中国教育学会语文教学法专业委员会学术委员,扬州大学文学院语文教育学教研室主任,副教授,硕士生导师。邮编:225002

 

 

 


 

】【打印繁体】【收藏】 【关闭】 【返回顶部